杜甫《可惜》


2021-12-19 11:19:24



诗人有许多论酒的精妙诗句。杜甫的《可惜》写道:“宽心应是酒,遣兴莫过诗。”《独酌成诗》中:“醉里从为客,诗成觉有神。”戴叔伦《醉中作》:“醉后乐无极,弥胜未醉时。动容皆是舞,出语总成诗。”苏轼《和陶渊明〈饮酒〉》:“俯仰各有志,得酒诗自成。”杨万里《重九后二月登万花山川谷月下传觞》:“酒入诗肠风火发,月入诗肠冰雪泼。一杯未尽诗已成,诵诗向天天亦惊。”

酒,是诗人的一种抒情言怀的媒介,诗,是诗人离愁别绪真情流露的载体。一代枭雄曹操,酾酒临江,横槊赋诗,一首《短歌行》,广为传唱:“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此诗慷慨激昂,深切地表达出了诗人对人生短暂的感慨与对招纳贤才的渴望以及建功立业的迫切心情。

诗仙李白,他的“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把酒之精美推向极致,一首《将进酒》更是石破天惊,惊世骇俗:“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清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而今大浪淘尽,诗人无处。唯有这些瑰丽、豪迈的诗句和着诗人“酒中仙子”的声名千古流传了下来,震撼着一代又一代人的心灵。田园派诗人陶渊明,性嗜酒,造饮辄尽,期在必醉,写出了《饮酒》二十篇,或批判时俗污浊,或抒写隐居志向,或赞美饮酒的旷达。《饮酒》之五:“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一直为人激赏。

上一篇:诗文使酒扬名
下一篇:宋柳永《归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