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玉帝的儿童故事4篇


2022-09-22 20:01:26



有关玉帝的儿童故事4篇

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收集的4篇关于玉帝的文章精选,供各位参考,希望您能喜欢。

有关玉帝的儿童故事(1):

  晦气上头
  明朝嘉靖年间,江西抚州出了个名叫潘况的神童。这潘况过目成诵,五岁就能吟诗,十七岁便在乡试中夺魁。
  成为解元后,潘况踌躇满志,决心在接下来的会试中大显身手。潘况的父亲潘鼎成有一个挚友,人称张道士。张道士能掐会算,并且一说一个准,被人称作活神仙。张道士曾仔细给潘况相过面,断定他乃文曲星下凡,将来非状元莫属。潘况对相面不以为然,潘鼎成却把张道士的话当了真。但是,就在潘况进京赶考的前一天,张道士突然改了口。
  这日,张道士买了四盒状元糕,兴冲冲赶来为潘况送行。潘氏父子把张道士迎进客厅,一边沏茶一边道谢。
  几句客套话之后,张道士笑眯眯地对潘况说:公子此次赴京,必定蟾宫折桂
  刚说到这儿,张道士的笑容突然僵住了,他紧盯潘况的脸,吃惊地张大了嘴。潘况被瞧得浑身发毛,不知出了啥事。潘鼎成顺着张道士的目光看去,并没发现儿子有什么异样。这时,张道士豁地站起身,绕着潘况转了一圈。然后,他摇头叹道:可惜,可惜!实在可惜!潘氏父子面面相觑,被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愣了半晌,潘鼎成不解地问:请教道长,何出此言啊?
  张道士没有回答,只顾盯着潘况问:潘公子,恕贫道冒昧直言,你最近是否干过大逆不道的事?
  潘况吓了一跳,连连摇头说:学生饱读圣贤之书,哪会干大逆不道的事呀?
  张道士掐着指头算了又算,然后问:潘公子,你好好回想一下,五月初八这天,可曾干了冲撞神灵的勾当?
  潘况歪着脑袋使劲琢磨,突然一拍大腿笑道:哈哈,我想起来了,确实干过一件冒犯神灵的事
  那天,潘况和一群朋友去郊外饮酒赋诗,傍晚回城时已喝得酩酊大醉。走到玉皇庙前,潘况觉得腹胀,就在庙门旁撒了一泡尿。当时就有朋友开玩笑,说潘公子这样是对玉皇大不敬,要遭天谴
  张道士听罢连连跺脚,说潘况脸上出现乌黑的晦气,正是因为撒尿得罪了玉帝,这泡尿把他的前程彻底毁了!潘鼎成吓得面如土色,忙向张道士请教补救之法。张道士让潘况立刻去玉皇庙赔罪,至于玉皇大帝肯不肯原谅,那就看造化了。
  潘况不信鬼神,嘲笑张道士和父亲杞人忧天。他没去玉皇庙赔罪,次日一早便收拾行囊,意气风发地进京赶考。
  望着潘况远去的背影,张道士仰天长叹:哎,这一去,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一再受挫
  潘况是名闻遐迩的江南才子,他进京的消息一传开,每天都有赶考的举子慕名来访。潘况喜欢结交朋友,这下忙得不亦乐乎。在众多举子中,跟潘况最要好的是来自沧州的徐广达。
  徐广达也是天赋异禀,被誉为北方第一才俊。坊间早有传言,说此次会试,状元必在潘徐二人中产生。两大才子碰到一起,自然惺惺相惜。潘况和徐广达今天你请我,明日我请你,几乎把北京的名馆子吃了个遍。
  开考前一天,徐广达买到一坛陈年美酒,在葵香阁宴请潘况。因为明日要考试,潘况不敢贪杯,吃了个半酣便起身告辞。可是,刚回到客栈潘况就上吐下泻,折腾到天亮仍没止住。
  进入考场后潘况连笔都握不动,考题自然没做好,发榜时他名落孙山,而徐广达却高中状元。潘况仔细回忆,越想越觉得葵香阁那顿宴请有问题,他怀疑徐广达在自己喝的酒里下了泻药。徐广达这么做只有一个目的,排除最大的竞争对手,夺取状元桂冠。但上述猜想无凭无据,潘况既不能告官,又无法向徐广达发难。
  无奈之下,潘况只得灰溜溜返回抚州。听潘况讲完在北京的遭遇后,潘鼎成冲儿子埋怨道:赶考前若去玉皇庙赔罪,就不会有今天这般光景!
  潘况仍不以为然,撇撇嘴说:孩儿是遭人暗算,跟玉皇大帝无关。
  接下来潘况继续埋头苦读,准备三年后再次进京赶考。时光匆匆,转眼会试的考期又临近了。这回潘况打定主意,到北京后闭门谢客,一心等待开考。潘鼎成怕再有闪失,便让管家孙贵护送潘况进京。这孙贵老成持重,办事特别谨慎。
  临行前,潘鼎成反复叮嘱儿子:到了京城,一切听孙贵安排,不要结交陌生人,更不要吃来历不明的东西。
  潘况使劲点头,把父亲的话牢记在心中。去北京的路上孙贵和潘况处处小心,一有风吹草动就高度警惕。这天,孙贵搞错了方向,领着潘况误入了荒僻的山区。眼看天色渐暗,又找不到投宿的客店,主仆二人只好在一座破败的山神庙歇脚。夜里孙贵让潘况安睡,自己则拿着一把砍刀,坐在庙门口彻夜看守。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有关玉帝的儿童故事(2):

   一个县上的科级局长上任后,对他的办公室重新进行了武装。我与科长的办公室陈主任很熟,在听了他的介绍后,我长叹一声,玉帝不如科长。

 晚上,我做一恶梦。

 我梦见一金甲天神,从天而降。他一手抓住了我,一耳光煽在我脸上,将我丢在地上,大骂我道,你白天放什么屁?你说什么来着?玉帝不如科长?为什么不如?你今天要是不说清楚,本尊一剑将你剁为两段。

 我一下想着了断成两截的我的腰那里血往外喷的情景,十分害怕。不过,我很有勇气地说,就是你杀了我,我还是那样说,玉帝不如科长。

 天神说,你这厮闭了臭嘴。玉帝为什么不如你们凡间的科长?要知道,在你们凡间,科长过了是处长,再是厅长,再是部长,再是总统一级。就是你们人间几百个总统加在一起,也当不得玉帝的一根小指头。你怎么敢如此胡说?

 我说,从这个角度讲,科长在玉帝面前,的确算不了什么,简直是最小的灰尘。但是从另一方面讲,玉帝真的不如一个科长。我这样讲,肯定有我的道理。

 天神吼道,啥道理?你不说清楚,我马上剁了你!

 我说,我在很多电影电视里看见,玉帝办公的桌子,桌面只有1.5米长吧?

 天神说,那根本没有,只有1.2米慈爱天上人间的伟大玉帝是那么铺张的吗?

 我说,所以我说玉帝不如科长。你看人间的多少科长,他们当个县交通局长或者县建设局长的,他们一年也开支上亿元。他们一上任,总是要为自己买一个桌面达3.2米长的办公桌。你说,玉帝比科长差了多少?

 天神一听,收了剑,哇地一声气得吐出一大口鲜血。

有关玉帝的儿童故事(3):


今天是周五,是玉皇大帝专门接待众仙告状的日子。时凌宵宝殿神仙云集,袖带飘飘,香气缭绕,好不热闹!玉帝魏峨高坐,面容祥和,声音洪亮,众爱卿,今天开庭审理掌管风、雨,雾三位神仙的冤屈,请被告依次上殿。
第位上前的是风婆婆,她身着绿衣,头插金簪,胳膊挽着灰色的风口袋。她走到玉帝面前,大声呼喊,我状告减少的森林,增多的楼房。千百年来,我风婆婆兢兢业业管理风口袋,春风化雨,夏风熟麦,秋风扫落叶,冬风开梅花。江河湖海鼓帆送航,密林花海拂绿送香。我并不求夸赞,只是尽职尽责。可是现在我屡屡被谴责成制造沙尘暴的罪魁祸首,心里实在委屈,请玉帝明理。
玉帝捋捋胡子,问风婆婆,你受委屈了,只是与森林和楼房有何关系?风婆婆说,请我的证人太白金星。
太白金星须发皆白,水袖飘飘,面如满月目似朗星,他快步走出仙班队伍,走到玉帝面前深鞠躬,然后,从宽大的袖筒里掏出个宝物往空中抛去,刹那只硕大的眼睛浮在大殿上方。
金星说,这个是我近年打造的宝贝,叫地球时光眼。记录着500年来的变化。
大家嘘了声。
只见金星朗声说到,回到从前的森林。
话音刚落,大眼睛里出现了望无际的原始森林,林林总总高大粗壮的松树白桦山杨,遮天蔽日密不透风,松鼠杜鹃在枝头跳跃,斑斓猛虎在林间散步,野狼在游荡赤狐在假寐,在这片浩瀚的绿色海洋里,飞禽走兽和睦相处。
正当众仙看的入迷,金星大声说,出现今天的森林。
大眼睛眨巴下:参天的密林被个个巨大的原型树墩代替,上面成百上千的年轮仿佛道道伤疤格外刺眼。老虎,豺狼,狐狸早已绝迹,杜鹃松鼠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在树墩深处,有几个小黑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原来是几个伐木工人在休息,电锯在旁边,香烟在手上,脚下个未掐灭的烟头点燃小草在燃烧。所有的树已全部砍完,大把的钞票正向他们招手。
森林消失后,这里很快被沙化,哪怕微风也能扬起尘土。随着沙化越来越厉害,吹过的风裹着漫天黄沙就形成沙尘暴,风婆婆很无奈啊。金星边摇头边说。
玉帝点点头,问到森林消失是沙尘暴的罪魁祸首,那越来越多的高楼有何罪过?
金星微微笑,陛下请看。大眼睛眨了下出现片绿树合抱的村落,青砖红瓦掩映树叶之间,绿水环绕阡陌纵横,鸡犬相闻金鳞游泳。微风吹过,水波兴,稻花香,浣女唱,老农笑。
正当众仙陶醉其中时,眼睛忽然转换另个画面:挖掘机长长的手臂在地下使劲掏,仿佛要把大地母亲的肠子掏出来,每掏把都是满满的泥土,堆在起;推土机如同所向披靡的坦克对着排排房屋摧古拉朽,尘土滚滚,遮天蔽日。瞬间,昔日弥漫泥土清香的村落成为钢筋铁骨的城市,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把脚伸进大地母亲的肚子,抓着五脏六腑,把头钻到天空的怀里,恨不能刺破云霄插进凌宵宝殿。沥青水泥的马路,歪歪斜斜的小树,阵风过扬尘无数。
众仙无不惋惜,风婆婆说,请玉帝明断,如果我这风只带给人间灾难,我就烧掉口袋,不再刮风。
不行不行,千万不能,风婆婆,我那花果山万亩蟠桃园还需要您的风授粉呢,我那风力发电机还指望您发电呢!
大家哄堂大笑,齐声说,还是悟空聪明。
玉帝沉思片刻,低沉的说,风婆婆,你的委屈我知道了,请先退下休息,是否还行风再做商议。请司雨的龙王代表东海龙王诉说冤情。
东海龙王已经是个耄耋老人,驼背躬腰,走起路来颤颤微微,说起话来哼哼唧唧。
老龙王对玉帝说,我状告数不清的工厂和密密麻麻的烟囱。我作为龙王,大海是我的家,可是成千上万的河流都变成干裂的土沟,长此以往我这东海也就没有水了,我将无家可归。我管理着行雨的大事,滋润大地,灌溉庄稼,辛辛苦苦为人间造福,但是这些年招了很多骂,因为我的雨成了酸雨。它酸化土壤,使沃野变成死亡之土;它腐蚀建筑物和古迹,让人类文明满目疮痍;它污染水体,叫种类繁多兴旺的水族大家庭遭受灭顶之灾。
说到水族的消失,老龙王涕泪纵横,那些微不足道的鱼鳖虾蟹都是他血浓于水的亲人。
大殿内阵鸦鹊无声,听的见沉重的心跳。
停顿了会,玉帝对金星说,请再睁开时光眼,让众卿看看吧。
金星长袖甩,时光眼闪现百年前画面:人间遍布清澈见底的河流湖泊,水草参差,鱼虾肥美。云来雨飘,人间欢腾:孩童仰着粉嫩的小脸张开小嘴吞咽雨水,大人用盆盆罐罐盛装雨水淘米洗衣;田地里庄稼如饥似渴的吸收雨水,派茂盛;山野大地房屋小路花草树木,世上万物都在雨中洗了个痛快淋漓的澡,焕然新。
看到自己曾经给人间造福,龙王无限感慨。
可是眼睛眨,展现出成片的工厂,不计其数的地下管道像血盆大口,延伸到几百米下的地下,贪婪的吮吸地下水,眼看着浩渺澄清的地下湖在缩小,在消失,地上河在沉降,在干涸。片密密麻麻的烟囱,像条条凶恶的火龙,吐着火舌冒着浓烟,数不胜数的硫化物氮化物,弥散到空气和太空,遇到龙王撒落的雨滴,便毫不犹豫的融进去,把原本纯洁干净的精灵变成肮脏污秽有毒的酸水。
面对这幕,老龙王痛苦万分,他浑身发抖,声音哽咽,玉帝,这雨咱还下嘛?
陛下,把火焰山重新点燃,让人间永无半点雨滴吧,牛魔王字句,气呼呼的发表自己的观点。
玉帝脸凝重,摆摆手让龙王退下休息。
最后告状的是七仙女,这是玉帝最疼爱的小女儿,掌管天宫落入人间的精灵,雾。七仙女美丽善良,心灵手巧,她身粉红的纱裙,长长的裙摆和飘带,袅袅婷婷走到玉帝面前,深深万福,父皇在上,孩儿状告川流不息的汽车和污秽浑浊的空气。
玉帝满眼怜爱,温和的说,皇儿,它们与雾有啥关系啊,说来听听。
只见七仙女从袖口中拿出卷白纱,轻轻扬手,白纱自动展开漂浮空中。这是种很特别的纱,晶莹剔透,洁润欲滴,远看是纱,近看是片银丝連缀的水。
七仙女温柔的声音如同天籁,只是此时充满伤感,令人落泪。
她说,父皇,这就是我用百分之九十五的瑶池琼浆,百分之五的普陀天虫丝织成的云锦,因为水多丝少极难成功,耗费我所有的心血和功力。它们在高天是飘荡的云,在地面是弥漫的雾;早晨在树林,晚上在原野;缠绕大山增加伟岸和神秘,游荡大海制造海市蜃楼;是文人墨客笔下的主角,是才子佳人心中的精灵。雾是纯洁的水,只给人间美,绝不害人。但是现在切都变了,雾已成霾,遭万人痛恨。
说完,七仙女慢慢拽下漂浮的云锦,走到玉帝跟前,把它放到水晶龙案上。
玉帝仔细端祥,不时摇头和点头。龙案上这片宝贵的云锦,已经不是纯洁无暇的样子,这里片淡淡的红,那里片朦朦的黄,还有黑,绿,说不清的颜色。
众仙见玉帝脸色越来越青,正在纳闷。突然玉帝大手挥,案上云锦下腾空,逐渐放大,放大,直到个个水分子,都看的清二楚。
众仙定睛细看,只见很多水分子已被乱七八的杂质取代,他们形状各异,五彩斑斓:有圆球,有长条,有绞链,有长剑。有的像刺猬长满刺,有的像毛毛虫都是毛。有的松软如土,有的坚硬如铁,有的略带甜香,有的奇臭无比。好端端块天宫至宝,已经被蹋的面目全非。
众神无不痛心不已。
玉帝苍凉的声音传来,金星,打开时光眼,让大家看看吧。
时光眼里,是水泄不通的汽车,跑着的暂停的,无不在冒烟。林立的工厂,数不清的烟囱,看不到边的油罐,无休止的放炮开山,浓烟混着沙尘,股脑的弥散弥散,钻进雨钻进雾,清新透明的空气点点浑浊,越来越找不到原来的颜色,变成笼罩数十里的霾
再看眼可怜的人间吧:雾霾之下,公路封闭,飞机停航,回家的人如热锅上蚂蚁。还有可怜的倒霉蛋,连环事故中死的死,伤的伤。有人戴口罩,有人光着脸,不论蓝的黑的白的花的,薄的厚的布的纱的口罩,统统挡不住那些隐藏在霾中的杂质,他们张牙舞爪兵不血刃长驱直入,占领肺泡的各个角落,然后用刀砍用剑刺用针扎,使出浑身解数。直叫原本粉红的肺泡慢慢成黑色绿色,原本均匀有力的呼吸逐渐急促逐渐微弱。过不了多久,这个伤痕累累的肺脏要么生出肿瘤,要么不能扩张,个个鲜活的生命便随之完结。
眼睛眨,切换到医院的病房:不管年轻的年老的男的女的,普通群众还是干部职员,不管是英俊潇洒还是卑鄙龌龊,只要你是人,只要你活在这个环境下,肺癌就像黑白无常抓捕灵魂样,个都不会放过,只是时间的问题。每个病人脸上都笼罩着无奈和绝望,愤恨和焦灼,都忍受着剧烈的疼痛化疗的折磨,都将倾家荡产无所有。
污染的空气不仅毁掉了七公主的云锦,更毁掉人类自己!金星悠悠的声音在大殿上空萦绕盘旋回荡。
好端端的人间,蹋成了这个模样,人也太不知好歹!玉帝,你下道旨意,我提着金箍棒捣毁人间,让切从头再来!悟空是个急性子,早就气的火冒三丈,按捺不住。
哪吒,老牛等众仙也都在擦拳摩掌,跃跃欲试。
玉帝说,众位爱卿,请安静,让我们好好商议下,再做行动。
第二天,众仙披挂整齐,随玉帝杀出天宫,站上云霄。
玉帝声令下:风雨雷电,给人间点颜色看看!
话音刚落,刹那间电闪雷鸣,暴雨滂沱。飓风卷起万丈海浪,撞击着脆弱的堤坝;惊雷劈开千年古树,引起漫山大火;群山在颤抖,山洪如巨龙倾泄而下;大地在呜咽,深深的裂痕是他无法愈合的伤疤!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是何其渺小脆弱!只有躲藏,只有战栗,只有等待,毫无良策。
突然,玉帝摆手,示意各神暂停发威。
他指着人间几个黑点说,靠近看看,还有不怕死的,在干啥?
原来是个骑三轮车的老人,风雨把他打翻,车的苹果满地乱滚。有几个路过的小学生,帮他拾起来,个不少的放回车子。
看到这幕,玉帝脸色稍解。
然后,他带领众仙驾着祥云向东查看,在个美丽的广场上空驻足。绿草如茵,鲜花盛开,个年轻妈妈领着幼小的孩子在玩耍。孩子伸着小手要摘花,妈妈阻止说,不能摘,花有生命,要爱护。孩子点点头,缩回小手。他张开小腿,跑进草坪,妈妈把拉他出来,认真的对他说,小草是我们的朋友,也要爱护。
这幕被众仙尽受眼底,玉帝下意识的捋捋胡须,微微颔首。
接着,他们飞越片石头山,看见位老人在用力的搬开石块,刨出深坑,载下棵棵树苗,汗水湿透衣背,碎石磨破双手,但是每当他回望成片的小苗,微笑浮现在黝黑的布满皱纹的脸。老人欣慰的笑容感染了玉帝,丝微笑浮现他的嘴角。
他们又飞越个个城市,发现自行车越来越多,机动车越来越少。他们飞越工厂矿区,看到烟囱在推到,煤矿在关停。
终于,玉帝笑了。他问大家,诸位怎么想,毁掉人间吗?悟空啥意见?
没有回答,大家都在思考。
玉帝说,人间还有爱,还有希望,再给百年的时间,看他们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百年后,我们再做评判。到那时,如果环境仍然没有改善,就毁掉地球,让切重生!
众神都认同玉帝的主意,皆随他回天宫休息。
只是我们,人间小小的分子,能心安理得的休息嘛?场大难让我们侥幸逃过,可是躲过了初,躲不过十五,我们需要好好的思索,努力的去做,为自己赢得活下去的机会!

有关玉帝的儿童故事(4):

   一个县上的科级局长上任后,对他的办公室重新进行了武装。我与科长的办公室陈主任很熟,在听了他的介绍后,我长叹一声,玉帝不如科长。

 晚上,我做一恶梦。

 我梦见一金甲天神,从天而降。他一手抓住了我,一耳光煽在我脸上,将我丢在地上,大骂我道,你白天放什么屁?你说什么来着?玉帝不如科长?为什么不如?你今天要是不说清楚,本尊一剑将你剁为两段。

 我一下想着了断成两截的我的腰那里血往外喷的情景,十分害怕。不过,我很有勇气地说,就是你杀了我,我还是那样说,玉帝不如科长。

 天神说,你这厮闭了臭嘴。玉帝为什么不如你们凡间的科长?要知道,在你们凡间,科长过了是处长,再是厅长,再是部长,再是总统一级。就是你们人间几百个总统加在一起,也当不得玉帝的一根小指头。你怎么敢如此胡说?

 我说,从这个角度讲,科长在玉帝面前,的算不了什么,简直是最小的灰尘。但是从另一方面讲,玉帝真的不如一个科长。这样讲,肯定有的道理。

 天神吼道,啥道理?你不说清楚,上剁了你!

 说,在很多电影电视里看见,玉帝办公的桌子,桌面只有1.5米长吧?

 天神说,那根本没有,只有1.2米慈爱天上人间的伟大玉帝是那么铺张的吗?

 说,所以我说玉帝不如科长。你人间的多少科长,他们当个县交通局长或者县建设局长的,他们一年也开支上亿元。他们一上任,总是要为自己买一个桌面达3.2米长的办公桌。你说,玉帝比科长差了多少?

 天神一听,收了剑,哇地一声气得吐出一大口鲜血。

上一篇:有关出嫁的故事大全,的故事精选4条
下一篇:收购的儿童故事9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