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魂的儿童故事4篇


2022-09-22 10:31:33



勾魂的儿童故事4篇

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收集的4篇关于勾魂的文章精选,供各位参考,希望您能喜欢。

勾魂的儿童故事(1):

  这年,徽州府来了个耍皮影戏的年轻人,他自称王若生,在城隍庙那里摆了个摊,架起影窗布幕,一到夜里掌灯时,便出来表演。
  过去也有山西人来表演皮影的,那武场紧锣密鼓,枪来剑往,上下翻腾,热闹非常。而文场却是音韵缭绕、优美动听,让人很是喜欢。平常的皮影戏团至少也有三个人,而这王若生却只是孤家寡人一个。他的皮影戏也是与众不同,一般的艺人顶多也就能拿四五个人物同时上场,唱念做打能分辨出四五个人也就不简单了,可这王若生一出《铡美案》同时出场十几个人物,个个都活灵活现,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十几个人都有各自的声音,当真是绝了。王若生的名头很快就在徽州城里叫响了。
  这天,王若生正在表演,突然一阵喧哗,几个大汉拨开一条道冲了进来。大家一看,原来是恶霸李定来了。李定仗着跟知府许大人是亲戚,在衙门里当上了师爷,平日里为非作歹。见他来了,大家都跑开了,心想这个外乡人要倒霉了。果然李定一脚踹翻了台子,几个打手也伸胳膊伸腿跃跃欲试。
  王若生急了,忙过来道:各位大爷,小的只是为了糊口,什么地方得罪了还请多多原谅。
  李定一翻白眼道:别害怕,我是让你去发财的。一招手,几个打手把他的家伙往箱子里一塞,抬上就走。王若生只有跟去了。
  原来明天就是许大人的大寿,李定有心要为他寻点从没见过的乐子,见了王若生的皮影戏,立马眼前一亮,当下就决定将它献上去。
  第二天,许大人在府上大摆宴席,要王若生当场表演。李定深知许大人的心,知道他喜欢听些淫词小调,就命令王若生表演一出潘金莲诱西门庆。王若生苦笑道:大人现在正在做寿,听这个不太好吧?谁想到许大人道:有何不好?今日宾朋满座,与民同乐嘛!大家说是不是?在座的自然都鼓掌同意。
  王若生只好表演。他坐在白布后面,一声长叹,便已经是女人的声音了,犹如怨妇顾影自怜一般,一个女人顿时跃于白布之上,搔首弄姿,活脱脱一个风骚入骨的潘金莲。随后西门庆也出场了,王婆、武大也接着来了,真的是热闹非凡,扣人心弦。
  一场终了,听得许大人心痒难耐,叫道:太好了!你若是能把她叫出来,我重重有赏!
  王若生含笑道:这有何难?他口中念念有词,猛地把那皮影往地上一抛,皮影落地后一阵青烟冒起,待青烟消失,一个绝色女子已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她款款地走向许大人,施了一礼道:小女子见过大人,祝大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许大人乐得合不拢嘴,大笑道:好,有意思,有意思!不知还能不能多变几个美人出来?
  可以。王若生将手中的皮影一件件地丢下来,一阵阵青烟过后,一个个美人出来。顿时满屋子都是莺歌燕舞,美女如云。许大人的眼睛都直了,顾不上多想,便把美人们叫到了后堂。
  许大人一觉不知睡了多长时间,醒来后身边的美女都不见了,突然感到灯光刺眼,便要去灭掉,不想手臂酥软,怎么也提不起来,又叫丫鬟来,却怎么也叫不应,又叫其他人来,可没一个人应他。
  这时猛地看见昨夜的一个美人出现在眼前,色心又起,忙过去要拥抱她,口中叫道:小美人,来!话一出口,就听到很多人笑了起来。一看,都是些不认识的老百姓,许大人不快地道:来人,快把这些人统统赶出去!可引来的是更多人的笑声。
  感觉胳膊猛地一痛,一看原来是王若生用针扎他,他气恼地道:王若生,你想干什么?要谋害本官吗?
  王若生呵呵笑道:我说许老爷,您看看自己的模样吧。把一面镜子递过去,许大人一看,大叫一声,当场晕倒了。原来镜子里只是一个皮影!
  再说李定等人见许大人要去和美女们共欢了,便自觉地告辞。没想到这一别许大人竟然失踪了,惊愕之余,仔细一想,便断定王若生是个妖人,不知用了什么妖术变出那么多的美人,最后还掳走了许大人。李定忙找来捕头张表,要他去找王若生,救回许大人。张表是个不学无术的家伙,一听说如此怪异之事,吓得腿都哆嗦了。不过他也知道许大人若是救不回来,他这捕头也没法当了,为了自己的前途,他还是带了一帮弟兄硬着头皮去了。
  王若生正在表演一出十七八人的戏,他只有一双手,怎么能操纵这么多皮影呢?还有声音,一个人怎么可能发出这么多种不同的声音呢?张表和众人都看呆了。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眼前一花,张表看到了许大人,忙上前问候:大人,你去了哪儿?把大伙急死了!快跟我们回去吧!许大人苦笑道:还能走得出吗?
  王若生的皮影戏里又多了几个捕快。
  李定听说张表等人失踪了,慌得不行,不知道如何是好。上报吧,要是上面派一个新知府来,自己就什么也不是了,不上报,又想不出什么主意来,急得他抓断了无数根头发。猛地想起大牢里一个人来。这人叫马清涧,原是徽州府的捕头,武艺高强,抓过的江洋大盗无数。三年前因为勾结反贼,全家被收监了,连未过门的妻子一家也受牵连,被没收财产关入大牢。
  如果有马清涧出马,一定可以将妖人抓到。想到这儿,他到了牢中去找马清涧。马清涧听说是要他去抓人救许大人,哈哈笑道:他害我全家,我恨不得杀了他,你说我还会去救他吗?他的反应在李定意料之中,李定也笑道:难道你想永远待在这牢里面?就算你能行,你的父母呢?还有你的岳父岳母呢?要知道他们年纪可是大了。马清涧被刺中了软肋,想了想道:我要是抓住那个妖人,你便放了我家人?你说话算话?当然。
  王若生照旧在表演皮影戏,这么多天了他的皮影戏没一个重复的,观众也越来越多,马清涧好容易才挤了进去。一看,愣住了,原来上面正在表演官场上的戏,看那皮影的打扮举止和声音,活脱脱一个许大人,还有几个衙役,都是熟人。看着看着,他两眼喷火了,原来皮影许大人正在把当年陷害他家和赵家的事表演出来。
  原来马清涧的父亲是徽州城里的大商人,他小时候父亲给他订了门亲事,女方是富甲一方赵家的小姐紫雁,长得娇美动人,天仙一般。两人常偷偷相会,非常相爱,只等吉日一到便成亲。不想正在准备成亲时,许大人走马上任了,有一天突然派来一队人马将马清涧全家抓走,家产全部充公。后来才知道过去跟他父亲有过生意往来的一个人竟是白莲教的反贼。而马家的儿女亲家赵家也被拖累,落得个同样的命运。幸好紫雁当时正好在外婆家小住,得以逃脱,但也不知去向了。
  这会儿皮影许大人重演着当年的那一幕事实是,他上任后,为了将马家与赵家这两个徽州城最有钱的家族的财产据为己有,便捏造了他们私通反贼的罪名。
  马清涧恨不得扭头就走,但想到亲人们都在牢中,强忍了下来。皮影许大人把自己做过的坏事一件件抖了出来,让观众们恨得直咬牙。直到下半夜,王若生这才停止。待观众都走了后,马清涧道:我是徽州城的捕快,请跟我走一趟吧。
  哦,王若生没有理会他,只顾自己收拾着东西,我犯了什么法?
  你把许大人弄到哪去了?还有张表他们?
  你先说我做得对不对?
  这马清涧何尝不知道他做的是好事,但没办法,他只能抓他。王若生没有反抗。
  李定见马清涧马到成功,兴奋异常,当下就审问王若生,要他把许大人等人交出来。王若生却哈哈大笑:像那种恶人,还不如在皮影里逗人乐乐,倒也有价值。李定气极,要动大刑。马清涧忙道:万万不可,若是他出了什么事,许大人可就永远也回不来了。李定只有先把他关进牢中再说。
  马清涧要他放了自己的亲人,李定却说许大人没回来,他不好做主。其实他是怕许大人回来见他私自放了犯人而生气。
  马清涧见他出尔反尔,很是后悔抓了王若生,便到狱中去看他。王若生道:怎么样,他不肯放你的亲人吧?像这种人你还相信他?马清涧叹着气,请他原谅。这时就见王若生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抓了抓,道:你不认识我了?
  马清涧一看,愣住了,原来竟是他的未婚妻紫雁!他悲喜交加地抱住了她,询问她这几年去了哪儿,从哪里学到了这不可思议的皮影绝技。
  紫雁流着泪说,她得知家里的不幸后,一时了无生念,那天就用一条丝带系在了树上,闭着眼睛把脖子伸进去。顿时两眼发黑,感到自己跌落进一个深渊里。好容易落地了,却看到有很多奇形怪状的人向她扑来。她赶紧向外跑,结果被什么给绊了一下,人就骨碌碌地滚动。突然眼前一亮,发现自己已经在树下了,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头儿笑眯眯地看着她。她叹道:老人家,你为什么要救我呢?老头儿说:你已经见过地狱的可怕了,还想死吗?她哇地哭了起来,把自己的身世告诉了他。老头儿听了也是长吁短叹,道:我是一个耍皮影的人,你要不嫌这活下作,就跟我学吧,也算有一技之长。后来她就跟着老头儿学了。
  这老头儿原来是白莲教的长老,深通一些奇术异术,后来白莲教被官府灭了,这才流浪江湖。紫雁学到皮影勾魂术后,就化装成男人,来救自己的亲人。她先把许大人等人变成皮影,徽州城里已无能人,只有起用马清涧。果然,李定被逼无奈,请了马清涧出山。
  马清涧感动万分:紫雁,委屈你了!紫雁道:以后再说这样的话吧,我先救回家人。说着她伸手把牢门的锁抓住,再放开,锁已经碎了。她走了出来,来到关押两家老人的地方,道:爹爹,娘,别怕,我来救你们了。说着把手一招,四位老人都变成了小小的皮影。她拾起来放入怀中,对目瞪口呆的马清涧道:走吧。
  两人正要出去,哪里走!原来是李定带了一队人来了,他哈哈笑道:没想到你们竟是一伙的,来人,把他们抓起来!众人如狼似虎,一拥而上,突然被什么东西绊倒了,等站稳后,竟然看到了许大人和张表等人
  从这以后,再也没人见过马清涧等人了,而这种神奇的皮影戏也在人间消失了。

勾魂的儿童故事(2):

  心狠手辣的宋天,一生杀人无数,但只有一次,出手后心头震颤,遍体阴寒,他一刻也没有停留,仓皇而去
  衡山凤凰峪,无尘庵的小小蜗居,就隐藏在一片蓊郁的林木间。那一日清晨,小尼姑们照常打扫庭院,翠竹深处,隐约传出几声琵琶乐曲。
  数匹烈马如疾风般掠过山道,打破了静谧的氛围。宫廷侍官宋天甩镫离鞍,直奔无尘庵禅房。他不等小尼姑们禀报,凶蛮地抢步跨到一念师太面前,伸出一个小指,晃动着说:我是为她来的,请师太速派人去叫她。
  一念师太脸色一沉,马上又意识到此人是得罪不起的,便向门外吩咐了一句:去把九姑娘唤来。
  俄顷,琵琶乐曲悄然中断,代之以银铃似的娇笑,由远而近。
  禅房的门帘微微挑起,一只纤小绣花鞋踏进门槛,想必这一定是九姑娘了,因为她没有穿僧履宋天不等她再向前迈步,突然拔出腰间的长剑,探身迎击!铮楞楞,门帘后面发出一串绝响,抱在九姑娘怀里的琵琶登时破碎开来,四根弦索全被斩断,一蓬鲜亮的血珠刷地喷溅在宋天的脸上!
  宋天顿觉心头震颤,遍体阴寒,他已不敢对九姑娘多看一眼,急忙撤回长剑,纵身跃出窗外。宋天的脚板刚刚落地,一念师太的身影也紧随其后追来了。
  九姑娘六岁那年,是你亲自把她送到无尘庵来学武功的,定下十年期限,这才过了三年,你怎么又亲手杀了她?一念师太忍痛质问。宋天从袖口内抽出一块纯金令牌,怒吼道:圣上的旨意,谁敢违抗?我赶奔无尘庵之前,愍侯府里已经没有一个活口了。说罢,他催马狂奔,一念师太内力十足的语音执著地压迫过来:你与愍侯府过从甚密,这笔账如何清算?
  跟随在宋天身边的内侍小头目丁虎,歪着尖脑袋撺掇道:那老尼姑出言不逊,一刀宰了不就省心了吗?宋天顾不得理会丁虎,他的耳畔仍回荡着琵琶断弦后的铮铮鸣响!
  十年后,荒寂已久的愍侯府忽然在夜半三更传出了琵琶之声。
  最先听到那凄凉曲调的,是两个老更夫彦五和张财。他们每夜沿着鼓楼西街走到尽头,转向城北,穿过大片民宅,再掉头向东,半途中那愍侯府后门的几磴石阶恰好是两人的歇脚之处。
  当琵琶的铮铮颤音初次飘过院墙时,两个老更夫都惊呆了。愍侯爵爷因犯上作乱被满门抄斩,没有留下一个活口,巨大的府邸封闭多年,如今怎么会有人在里面弹奏琵琶呢?彦五嘀咕道:是不是鬼魂呀?张财却说:咱活了这把年纪,剩下的日子全是赚的,还怕什么鬼魂!两人不懂音律,便照常在石阶上歇脚喝酒,任那琵琶之声断断续续地作响,倒是相安无事。
  这天夜晚,两人坐在石阶上,拿出了酒壶和咸鱼干对酌起来。由于酒是轮流打的,所以彼此总要挖苦几句,逗个乐子。彦五呷了口酒,乜斜着眼睛说:你这酒啊,又兑水啦。张财立刻辩驳:你胡说!人家万成老店的烧酒会兑水吗?彦五嘎嘎大笑,将酒壶推给张财。五哥,你不觉得怪吗?今夜那府里安静得很哩。张财的话音未落,猛听得墙边的老槐树发出一阵响动,从树冠上闪出个白色的形影,刷拉,跃入了愍侯府!
  张财闭紧嘴巴,伸手指向头顶。彦五哆嗦了一下,低语道:哦,不知是人是鬼?两人怔愣着,不知所措。倏地,由昏蒙的夜幕里嗖嗖嗖窜出十几个黑影,接下来是寒光闪烁,锋利的大刀已分别架在老更夫的脖子上。
  是谁跳进了院墙?快说!
  一群穿着黑色紧身衣的汉子围成了圈子,其中一个尖脑壳恶狠狠发问。
  两个老更夫为躲避刀锋不慎踢翻了铜锣,啷啷的锐响竟把这些人吓得四散开去,但他们马上又扑了回来,恼羞成怒的尖脑壳揪住彦五的衣襟正要动粗,从墙角后面发出一声阴险的低叱:丁虎,你可不要误了我的大事。
  尖脑壳丁虎慌忙放开彦五,冲墙角那边点头哈腰:总管大人,奴才明白。他回身做个手势,带领黑衣人迅速隐没在夜色之中。彦五和张财战战兢兢扭头察看,街面上无声地飘过一个肩披大氅的暗影,虽未见真实面目,已显示出魔鬼般的恐怖
  五哥,你听见了吗?他们说的总管大人,不会是那位杀人不眨眼的爷吧?张财不敢往下说了。彦五干脆把话挑明:没有别人,一定是大内总管宋天!今夜这愍侯府要有好戏看啦。
  就在这时,院墙内再次传来琵琶之声,嘹亮震耳。
  原本胆小怕事的两个老更夫,此刻却要去看个究竟。两人沿着院墙找到一处缺口,摸索而入。昔日是何等豪华绮丽的王侯府邸,眼下则变成了一堆堆陈腐的废墟。巍峨的殿堂塌陷了大半,朱漆廊柱被岁月剥蚀得像溃烂的病树,满目所及,除了厚重如铁的凄凉,没有任何生气。琵琶乐曲在花厅附近萦绕,彦五和张财踩着地上斑驳的霉苔走向九折回廊。穿越一片树丛,前面的空隙间骤然闪出一个身穿素裙的女子形体,袅娜的身姿与轻快的步履,准确无误地印证了是个活人!他俩以为是看花了眼,那女子偏巧回眸一顾,越发清晰地展现了一张惨白的脸,妖艳而怪谲,弹奏着怀中的琵琶,在夜幕下若隐若现。
  两个老更夫认定那是鬼魂,怯怯地停住脚步。在死气沉沉的静默中,耳畔忽响起气流被划破的声音,一群黑衣人举着大刀飞扑下来。他们左顾右盼,交头接耳。琵琶声始终未断,怎么又冒出一个女子?真不知道是何孽障搞鬼。弟兄们多加小心才是,今夜的买卖不好做。
  管它是几个孽障,总管大人有令,见了弹琵琶的就杀,一刀一个,杀多了有赏!尖脑壳丁虎催逼着杀手们直奔花厅。
  五哥,大内杀手连鬼魂也不肯放过,咱还是躲躲吧。张财要退回。彦五说:我又觉得那女子不是鬼魂了,到了这般地步,不妨再向前去看一看。这时,花厅那边已掀起一阵拼杀!彦五拉着张财继续向前迈步。
  远远望去,大内杀手们活赛受惊的蝙蝠,上下翻腾
  花厅前有个圆形水池,早年这里蓄满了清水,养着荷花锦鲤,如今池水干涸,裸露的淤泥中长着半人高的杂草。两个老更夫隐伏在水池旁,看得格外真切:黑暗的角落内闪现着七八个素裙女子的形影,每人都抱着琵琶,边舞边弹,曲调时缓时急,优美动听,实则暗藏杀机。丁虎与杀手们不停地挥刀吼叫,只是虚张声势,徒劳跌扑。
  这些杀手被宋天调教得心似豺狼,三招之后若不能见血,他们就会发疯,可今夜,对付亦真亦幻的琵琶女,他们根本占不得任何便宜。丁虎更是累得像癞狗一样哧哧大喘。
  恍惚间,空中呼地飘过一道巨大的暗影,肩披大氅的宋天如鸱枭般飞掠下来!身未落地,长剑的寒气已侵袭到数丈开外,琵琶乐曲戛然而止。
  此乃衡山派的隐形幻术,骗得了别人,休想骗我!宋天的尖利嘶喊使杀手们胆气大增,那些琵琶女悄悄向花厅附近退去。宋天借着来势,继续发威:一念老妖婆,我知道你迟早会来的,既然潜入了愍侯府,那就不要装神弄鬼啦,还不快出来跟我了断!
  好狂妄的口气,当上总管大人了,竟敢对一念师太口出不逊。伴随一句清丽的话语,花厅的转角处闪出个窈窕的身影,怀抱琵琶,款款走向石栏。仿佛月光也要为此人烘托气氛,伞状的清辉由夜幕缝隙突然散射开来,映衬着张俊逸非凡脸,嘴角微挂几丝顽强、冷傲的笑纹,双目也蕴含了某种森严。与这绝色美女相对应的是,那八位琵琶女却展现出八张同样的惨白面孔,原来她们都戴着面具。
  宋天骄横的气焰顿时打了折扣,他的牙齿明显地嘎嘎磕碰:你你是九?
  愍侯府的九公主!美女抖动玉指,琵琶的弦索发出珠玉脆暴似的数声鸣响。我六岁那年遵爹爹之命,前往衡山无尘庵学艺,是你送我去的,可未满九岁就被你一剑刺杀!你没想到吗?一念师太又把我救活了!你本是我家的奴才,为贪图名利,你不惜陷害我全家性命,真乃猪狗不如!十年光景,九公主让你享尽了荣华富贵,适才你大言不惭地说什么了断,那就上来送死吧。
  闻听此言,色厉内荏的宋天改口说道:凭你在无尘庵学得操琴弄曲的把戏,也敢跟我叫阵?他奋力甩了一下手臂,丁虎与杀手们迅疾扑杀过去。
  面对恶敌,九公主再次拨动弦索,八位琵琶女随之弹响了琵琶,同时扭身起舞,白惨惨的面影交相呼应,而奏出的曲调神秘诡异,淅沥似秋雨,奔腾若波涛,兼有惊风急骤、金铁皆鸣的威力,一浪接一浪,层层递进,组成了一堵虚实难测的屏障丁虎等人哪里见过这般阵势?他们立刻变得浑浑噩噩,四肢僵硬,只能在原地打转,情状分外狼狈。
  这是妖术,冲上去,杀了琵琶女!宋天仍想逼促丁虎上前卖命,杀手们反而退了回来,脸上都现出恐惧至极的表情。
  丁虎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哆嗦着对宋天乞求道:总管大人你说得不错,这琵琶乐曲里确有妖术,可它能将弟兄的魂魄勾去呀,现在罢手,恐怕还为时不晚
  狗东西,你们敢抗令不遵吗?宋天对他们连踢带打,仍驱赶不动,便挥剑削掉了两个杀手的脑袋,喷散的鲜血在朦胧夜色下如墨汁四溅。当宋天举剑胁迫丁虎时,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丁虎口吐白沫,胡乱嚎叫着什么,手中的大刀竟狠狠地崩开了宋天的长剑!
  面目狰狞的杀手们刷啦啦亮出刀锋,跟随丁虎将宋天团团围住,开始向自己的主子凶狂劈砍!宋天猝不及防,一边卷起大氅回旋遮挡,一边试图跳出圈外,但他一手调教的豺狼走卒们绝不给他留半点情面,十几把大刀瞬间扯烂了他的大氅,稍一迟疑,肩头和大腿已被刀锋划出数道伤口。
  九公主与八位琵琶女趁势加大了弹拨的力度,起伏跌宕,虚实难测的屏障渐渐变化为多重壁垒,致命的肃杀之意沉重地压迫着四周的空气
  宋天很快嗅到一种淡淡的香味儿,他终于醒悟,琵琶曲中肯定另有作料,丁虎等人的疯癫举止,完全是被那淡香的气味蛊惑了!他兽性大发,抖动长剑频出毒招,一个接一个地刺死了那些杀手,最后倒下的是丁虎。待黑血散尽,却是一片寂静,宋天收剑观望,九公主与八位琵琶女在他眼前站成了一排。
  月光下,大内总管的身上只剩下少许布丝飘飘挂挂,其枯槁、污浊的骨架就像个遭到嗜血怪兽撕咬过的残骸。
  好个九公主,你十年的修为难道就是玩弄妖术吗?宋天气喘吁吁,站立不稳。九公主冷笑道:这叫以毒攻毒,对付你们这等禽兽,还用得着真正的武功吗?你死到临头,可以实言相告了,我们姐妹的琴弦上都抹了神秘的花粉,这种毒素对心地善良的人毫无伤害,可它却能专门惩治双手沾满血腥的恶人。
  九公主玉指一拂,重新弹响了琵琶。八位琵琶女全用轮指大力弹击弦索,高亢繁密的曲调好似轰鸣的雷音自天边滚来,又像千军万马在战场上奔腾咆哮!
  宋天被震撼得摇摇晃晃,知道毒粉已深入脑髓,他狂吼着持剑要作垂死一拼,本想跳跃飞扑,无奈软软地摔下尘埃。就在宋天用长剑撑地时,九公主抬手猛地一挥,十几道寒芒带着凛凛风声,破空疾发,宋天那丑陋的形体随即变成了筛子
  一直隐伏在水池旁的两个老更夫,恰好看到个极其怪异的现象:大内总管的身体居然露出十几个窟窿,凄迷的月光正从那窟窿里流泻而出
  有一枚小小的银器叮钤铃落在草丛间。
  彦五好奇地伸手捏取,是一枚三寸长的银针,不过,它却炽热得无法触摸!彦五缩回手指的当儿,数条白色的身影嗖嗖地掠过了院墙,但九公主的亲切语音仍飘浮在空中:两位老人家受惊了,这几日连续打扰,望多多鉴谅。我在花厅台阶上给你们留了一坛好酒,还有一小包散碎银子,请拿去贴补家用。
  愍侯府里重归沉寂。
  张财推搡着彦五,愣磕磕地问道:五哥,咱们不不是在做梦吧?  

勾魂的儿童故事(3):

墓室迷局

当我恢复意识的时候,最先看到的竟然是一口开了盖的棺材。

这似乎是一间墓室,但我却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甚至我连自己是谁都想不起来,脑子里昏昏沉沉的。

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我看了一下,发现是一枚戒指。

手心还有着深深的戒指痕,说明我在失去意识之前非常用力地把它握在手中。那么,它对我来说应该非常重要。我将它戴在手指上,继续打量周围。

我此刻是靠着墙壁坐在地上的,在我的面前还横七竖八地躺着四个人。此刻有两个人还在昏迷,另外两个人则跟我一样用迷茫的眼神打量着周围。

空气中充斥着一种奇异的香味儿,此外还有着连这种香味都无法掩盖的浓浓血腥味儿。

一个女孩子从地上爬起来,突然,她发出了一声尖叫。然后她惊恐地向我这边靠近,紧紧地抓住了我的胳膊。

我站起来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发现在棺材的另一边有一具尸体。

尸体断成了两截,像是被什么锋利的东西直接拦腰斩断了。看起来刚死没多久,地上的鲜血还没有干。

空气中那股浓烈的血腥味儿就来自于那具尸体。

女孩的那声尖叫让大家都惊醒了,也让他们都注意到了那具死状凄惨的尸体。其中一个男孩的年龄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他吓得脸色惨白,身体不停地颤抖着。而剩下的一个光头壮汉和另一个精瘦的中年男子却只是微微地皱了皱眉头。

我们彼此交谈了一番,发现五个人全都失去了记忆。没有人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间墓室里,也不知道彼此之间的关系。

那个棺材里面并没有尸体,也没有任何殉葬品。在棺材的底板上有数十个小孔,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地上有两把洛阳铲,光头壮汉的后背上还背着一个背包,里面放着《葬经》、防水手电、绳子、军工刀等各种工具。

根据这些线索来看,我们这一行人是进来盗墓的。来到这间墓室之后发生了一些意外,导致其中的一个同伴惨死,而其余人全部失去了记忆。

那个女孩因为恐惧,依然紧紧地抓着我的胳膊。我注意到她的手指上也有一枚戒指,和我戴的这枚明显是情侣戒指。这么看来,她应该是我的女朋友,刚才她也离我最近。

我抬起手,给她看了看我的戒指。

她先是一愣,然后明显地松了一口气。

这时,一阵奇怪的声音打破了寂静,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地上那具被砍成了两半的尸体,它的上半截身子竟然缓缓地向前爬了起来……

惨 死

它的下半身还在流血,内脏也乱七八地拖在身后,留下了一条刺眼的血痕。它用双手交替扒着地面,试图向我们这边靠近。

众人都发出了一声惊呼,我急忙从地上捡起一把洛阳铲。光头壮汉则拿着一把军刀,谨慎地看着那个方向。

令人吃惊的是,那半截尸体双手同时往地面一撑,竟然凌空扑向了那个精瘦的中年男子。这个变故太快了,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半截尸体已经张开嘴咬中了中年男子的脖子。

那男子不停地惨叫着,用力扯着那半截尸体,想将他甩下去。可是那尸体咬得非常用力,被扯掉的同时却硬生生地将他脖子上的一块肉也撕了下来。

一瞬间,喷涌而出的鲜血溅得到处都是。

他将半截尸体往地上一扔,踉跄着向墓室的出口跑去。

“不要过去!”我发现了危险,连忙冲他大喊,想让他停下来。

从刚才我就一直在想,那具尸体究竟是怎么被劈成两截的?从我们这些人手中的工具来看,都没办法造成这么大的伤害。排除掉我们之间内斗杀人的可能,唯一的解释就是这里有什么机关。

最可疑的便是出口处站立着的两尊雕像了,它们手中各拿着一柄巨大的长柄斧头。

可惜我还是提醒晚了,那个精瘦男子刚跑到一尊雕像旁边,那尊雕像就马上活了过来,高举巨斧劈向了他。

他下意识地向后仰头,脑袋避开了斧头。但身子却没能躲开,被巨斧直接来了个开膛破肚。

勾魂的儿童故事(4):

  剪纸化鱼虾
  靳州城的八柳社,来了个搭台做戏的瘸腿老头。他的戏很出奇,凭手上一把剪刀,把纸剪成鱼虾,每剪一条就放入一个荷花缸里,不一会儿,缸里就漂满纸剪的鱼虾。看缸里的鱼虾差不多够数了,老头便拿出一块布,遮盖住了鱼缸口。待他揭开布,一缸的纸鱼虾,全变成活蹦乱跳的了。
  瘸腿老头的戏,从不收门票,只是在戏末,他会拿出一枚骨头打磨成的扳指,让观众里是瘸子的人,戴上骨指走几步。瘸子的人数毕竟不多,老头在八柳社演了半个月,也才遇到三个瘸子,那些都不是他要找的人。
  这天,张子危正在靳州城的三槐殿,清扫烛灰。一个香客盯住他的瘸腿说,八柳社的鱼虾戏很好看,张子危不妨就去看看,特别的是,人家演戏不是图利,而是在寻瘸子。至于为什么寻瘸子,那人也说不上来。张子危就很好奇,决定去看下。
  八柳社果然热闹,那个瘸子老头,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只可惜也瘸了腿,败了相。不过老头子满面红光,两眼炯然,正在认真的表演剪纸呢。看客喊着,剪红鲤,剪白鲢,有个孩童脆脆的声音喊着剪螃蟹和龙虾。老头灵动的手法,比一个姑娘家还灵巧,一一满足了他们。
  这时,老头盯住了瘸腿的张子危,扬着手上的白纸问道:年轻人,你想要什么鱼?张子危愣了一下,他尴尬地说,要不就剪只乌龟吧。他的话,惹得旁边的人一顿大笑。
  老头果然剪了一只乌龟,背上还纹着个八卦。他把纸龟投进缸里,扯上块布盖上,道声:诸位,看仔细了,活鱼来也!
  随后手一抖,把布掀开,浪花四溅,一缸的活鱼活虾。老头把手探入缸里,逮出只缩头乌龟出来,连龟背上的八卦都分毫不差。奇哉!
  按照惯例,张子危是个瘸子,要戴上那枚骨指走几步。老头拿出骨指后,张子危瞪大了眼睛,不过在众目睽睽之下,张子危还是接过骨指,把它套在手指上,瘸走了一圈。他认为在大庭广众之下,老头是在出他的丑,便怏怏地回到三槐殿。
  几天后,那个瘸腿的老头来了,靠在门槛上大口喘气,看到张子危在清扫烛灰,便说:年轻人,老朽姓孙,叫孙不乐,不在八柳社做戏了,不知可否在你这庙里头借住?张子危本想拒绝,看在他也是瘸子的份上,便答应了。
  当晚,半夜三更时,张子危蓦的醒了,便难再入睡!不知为何,他最近老是做梦,梦到儿时的一场大洪水,他和母亲顺水漂流,被好心人所救的事。那是他六岁时的事了。他一直痛恨,是父亲抛弃了他们母子。前年,母亲生病去世后,他才来到靳州城,原以为可以有一方建树,却因无一技之长,又瘸了腿,只得住在三槐殿。他在黑暗中,见隔间灯火还未隐去,难道那个会剪纸化鱼虾的孙不乐还没有入睡吗?他决定去看看。
  灯下人影声
  房内亮着灯,有人语声从房内传了出来。张子危记得纸糊的左窗,破了一个小洞,好奇心使然,他悄悄靠近那个纸窗,从破洞里往里瞧。
  孙不乐倒在床上睡着呢,不过他的瘸腿却伸出床板外,搁在一条板凳上。原来有两个薄薄的纸皮人儿,在瘸腿上忙活着。纸皮人的衣服很像是狱差的衣服,一个写着甲,一个写着乙!甲差说:唉呀,主公真是折俺们的寿啊,好好的腿不走路,偏要瘸着腿走。他白天里瘸一步,晚上俺们就得给他揉一下,你看我的手,都揉红了,呜呜!乙差说:主公瘸着腿自然有他的道理,你也别发牢骚!你揉几下了?一千下了,现在才是三更天,离天白还早着呢。乙差出主意道:要是明儿个让主公有头驴骑着代步,明晚咱就自由了。你小子去看看隔壁那个瘸腿书生,如若在呼呼大睡的话,你就把它的另一只好腿的足魂勾出来,变成一条驴,牵到殿门外去拴着;如若半夜了还在苦读诗书,就饶了他,快去。張子危听到这话,吓得脸都白了,他赶忙溜进房间,捻亮灯火,拿着本书在灯下翻着,眼光却不敢去瞄窗户,到底那个甲差有没有来监视他,就这样坐到鸡鸣白。
  孙不乐起床了,瘸着腿在殿内参看神像。张子危低着头,走过去,不敢去看孙不乐。他昨晚在灯下坐了一宿了,书倒是没有读进去,可骨子里真把孙不乐当怪物了:会不会是妖精呢?三槐殿内不是参供着擒妖降魔的诸神吗,在大殿内竟发生这等邪门的事,他不得不对孙不乐的法力害怕。
  看他想侧身而过,孙不乐精神抖擞地说:年轻人,你看起来脸色那么差,昨晚是不是熬夜了?要注意身体啊。
  张子危只得搪塞过去,不过他觉得有必要问孙不乐:对了,老丈,你的腿真的是瘸的?孙不乐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盯了张子危一会儿,笑道:你听说了?张子危却摆手道:不不不,随便问问。
  这时,孙不乐拿出骨指!他看张子危的表情,多了一层慈爱。张子危不解地问道:请问,你在找瘸子,跟这个骨指有关系吗?孙不乐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受人所托,或许只是徒然。你戴上这枚勾魂骨后,有什么感觉?张子危摇了摇头。孙不乐突然提出一个问题:你记得令尊的样子吗?没想到张子危一听,满脸愤怒道:没有父亲!别跟提抛妻弃子的人,他不配当父亲!张子危不再理会孙不,就去清洗殿堂了。
  哪来的驴子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上一篇:谷子的故事5篇
下一篇:大叔的儿童故事39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