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变脸的小故事6篇


2022-08-05 22:31:43



关于变脸的小故事6篇

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收集的6篇关于变脸的文章精选,供各位参考,希望您能喜欢。

关于变脸的小故事(1):

牢房来了一个菜鸟。

“嘿,小子。”睡在菜鸟上铺的伦哥从上铺跳下来,自我介绍,“我叫剑伦,叫我伦哥就行了,我们这间牢房很和平,只要你不惹事就不会有麻烦,这两个……你们自己介绍吧,免得菜鸟说我们不礼貌。”

“我叫毛仔,以前是伦哥的手下,现在还是。”鼻子上长着好大一颗青春痘的男人说。

“我叫鸿狮,欢迎来到这里。”国字脸的男人说。

伦哥点点头,问那菜鸟:“你呢?叫什么名字?”

菜鸟搔搔头,没回答,继续整理着满床的生活用品。

好大的胆子,伦哥皱了皱眉头。鸿狮出言恐吓:“小子,虽然这里很和平,不过要是你自以为很酷而不想搭理我们的话,监狱游戏我们还是可以玩的。”

但那菜鸟竟然摘下眼镜闭上了眼睛,躺床上开始睡了起来。

鸿狮还想说第二句恐吓的话,被伦哥给打断了:“算了,菜鸟第一天被关进来,可能还在想外面的情人家人,别烦他了,让他睡吧。”

毛仔跟鸿狮看伦哥不想为难菜鸟,也就作罢了。

第二天伦哥醒来的时候,发现那菜鸟早已起床,挺着身子站在牢房门口,等着狱警来开门排队吃早饭。鸿狮坐在床上刷牙,毛仔在床上蒙着棉被,可能还在睡。

“第一天进来就那么早起啊?”伦哥拿着牙刷牙膏经过菜鸟身旁时问道。那菜鸟一如昨天,没回答。

伦哥叹了口气,刷牙去了。以前的他在道上没有人不怕的,一听对方有剑伦这样的一号人物,什么交易都先打了折扣。但现在被关了,连菜鸟都看不起他。

狱警来开门的时候,毛仔还躺在床上:“那个谁谁谁……叫他起床了,吃早餐了。”

以为毛仔还在睡觉的伦哥一把掀起毛仔的棉被,但掀起的那一瞬间,他却看到毛仔的眼睛睁得浑圆大,他竟然有些吓倒了。

“伦哥?”毛仔眨了眨眼睛,眼眶边竟然有些微的黑眼圈。

“是我啊,白痴,要不然是谁?起床吃饭啦。”伦哥踹踹毛仔的身子。

“哦……”毛仔没有一般人刚起床时的动作迟缓,而是快速站了起来,手搭在了伦哥的肩膀小声地说:“等一下跟狮子说,等会儿吃饭的时候离那个菜鸟远一点,我有些话要说。”

可能是为了不让菜鸟起疑,毛仔说的虽小声,却说的很快,说完后马上到门口报到,没有半点耽搁。

伦哥没有不相信他的理由,毛仔在道上是他最有力的手下,现在也是。

狱中的早餐很简单,由几个馒头、肉松、笋干等中式早点构成。

吃饭的时候不用伦哥他们自己坐远,菜鸟眼镜男自己就先选了一个最角落的偏远位置坐了,通常也是只有菜鸟会坐那种位置,稍微在监狱里混熟一点的人都会找圈子坐。

“伦哥,你没有觉得那菜鸟很奇怪吗?”尽管菜鸟离这里很远,毛仔还是说得很小声。

“是有点,都不理我们,该不会是个哑巴加聋子吧?”伦哥把笋干跟肉松夹在馒头中间,像吃汉堡一样咬下一大口。

“我也觉得这样,要不然就是那小子的胆子真的很大。或是后面有靠山。”鸿狮说。

“不,你们先听听我昨天看到了什么……”毛仔小心翼翼地看向菜鸟那边,开始说出他昨晚遇到的事。

“大概是两三点了吧,或者更晚,当我起来的时候整个房间内只听得到伦哥打鼾的声音。什么,我为什么起来?被痛醒的啊,昨天晚餐有猪肝汤不是吗?我对这些内脏类的东西实在反感到了一个极点,但狱中的食物你若不吃,肚子饿的时候又不知道该找谁。

“反正我的肚子就很痛啊,我正想下床去厕所的时候,发现有一个人站在我的对面……也就是伦哥你睡的铺子那里,那个人面对着墙壁,小声地不知道在念些什么,我眯着眼睛从后面看,感觉好像就是那菜鸟,再看那菜鸟的床位是空的,果然就是他。

“我正想问他那么晚起来干什么,他却好像听到了我这里的动静,一个回头,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对,我看到一张脸,但那不是菜鸟的脸。什么?他那时有没有戴眼镜?他没有戴啊,但我可不会因为一个人有没有戴眼镜而认错人,那菜鸟的鼻子很扁,五官分散得很宽,但那张脸却是鹰钩鼻,五官挤在一起,丑得要死。

“不不不……我绝对没有看错,虽然那时我很想睡,但更想上厕所,我的神智很清醒,真的。不过说也奇怪,看到那张脸的时候我突然不想上厕所了,可能是害怕吧……是啊伦哥,我当然怕啊,这不能跟上街砍人比啊,看到一个人的脸孔突然变成另一张,而且还是在那种情况下,诡异得要死。

“喔,前面说过了啊,房间很暗,我是眯着眼睛才看清楚他的脸,他大概以为我只是睡觉翻个身,没一会儿又转过去对着墙壁碎碎念,他念些什么?我没听到,伦哥你的打鼾声实在太大了……我当然睡不着啊,你们瞧,黑眼圈还留在我脸上呢,一直等到天亮,你们起床我都还不敢起来,我直怕那菜鸟的脸到底长什么样子。

“我想太多?那菜鸟真的有点奇怪啊,我们连他怎么进来的都还不知道。”

“说的也是,那菜鸟看起来挺斯文的,不过通常这种人要是发起狂来就越恐怖,像国字脸的鸿狮看起来虽然老实,却在一场冲突中把三个警察的手给砍了。”伦哥趁着一个狱警经过他旁边的时候说,“喂……小杰,你来一下。”

这位狱警就是昨天带菜鸟进来的那一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小杰负责伦哥那房的放风、吃饭管理,跟伦哥他们当然也熟了。

“伦哥,什么事啊?”

“你昨天带进来的那个菜鸟,知道他犯了什么罪吗?”

“知道啊,怎么不知道?他现在在社会上很红啊,只不过你们不能看新闻报纸,所以不知道。”

“那他到底犯了什么罪?”毛仔好奇地问。

小杰看了菜鸟一眼,说出一个让伦哥呆滞至少五秒的答案:“他把他的父母、兄弟姐妹给杀得一个不剩。”

鸿狮有点不相信:“你在开玩笑吧?那他应该被判死刑了才对,怎么被关到这里来?”

“后来有精神医生帮他证明他有分裂人格,而且情况非常特殊,你们跟他相处了一个晚上,应该知道他是哑巴了吧。”小杰说。

“他是不会说话没错,但怎么连理都懒得理我们?”毛仔说。不能用说的,那还有其他方法可以表达啊。

“他的家人见他是个哑巴,不放心让他进学校读书,现在连半个字都不会写,所以他就算听得懂别人问他什么,他也懒得回应了。”

“原来如此,你继续说吧。”伦哥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

小杰继续道:“听说当他另一个人格出现的时候,不但性格变了,连长相也会变,而目连话都会说了!你们说是不是很奇怪?两个人格相差很大这倒不奇怪,一个是老实的哑巴少年,一个却是杀人魔。但连长相都会变,这真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这……你知道他的另一个长相长什么样子吗?”毛仔几乎是结巴着说这句话。

“靠!既然如此那还把他关进来干什么?应该关去精神病院吧,要是那个杀人魔又跑出来怎么办?”伦哥滥骂,但他骂到一半又想到,说不定那杀人魔已经跑出来了,就是昨晚毛仔看到的那一个……伦哥现在发现刚刚觉得奇怪的地方在哪里了,如果那菜鸟是哑巴,怎么可能昨天晚上面对着墙壁碎碎念?原来是另一个人格?

小杰两个问题一起回答了:“他的另一个长相……新闻没讲,所以我不知道。不过新闻说他经过三个月的吃药控制后,另一个人格已经不见了,法院宣判将他关个几年也就是了,不用赶尽杀绝,毕竟人不是他杀的……某种方面来说啦。”

伦哥也把毛仔昨天遇到的事情说给小杰听,小杰听后皱着眉头沉思道:“怪了,难道是他治疗得不够彻底?可是新闻明明说……”

“少在那边新闻新闻的了,现在媒体说的话有几句能信?看你要不要跟上面反映一下,要不然那个杀人魔又跑出来,趁着晚上把我们全宰了怎么办?”鸿狮不耐烦地说。

“干什么啊?你们这些在道上混的现在竟然会怕一个哑巴小子?好啦,我会跟上面说说看,看要不要请一个精神科医生来鉴定一下……”小杰拍拍伦哥的肩膀,算是给伦哥一个承诺。

只不过这一个承诺没撑到明天。

隔天一早,小杰照常拎着钥匙去开牢门,但身后跟了三个人,一个人是负责诊断那位菜鸟的精神科医生,另两个是跟医生一起来的为了以防万一,配有真枪实弹的警察。

“你确定他的长相是鹰钩鼻、五官都挤在一起?”医生翻着手上一迭资料,脚下脚步飞快。

“这是跟他同房的囚犯跟我讲的,他们不可能骗人。”受到身后三人脚步声的催促,小杰的脚步也比平常快了不少。

来到牢房前,四人都发觉了不对劲。

一个白色的物体挡住了牢房门的玻璃,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小杰开了锁,门敞开,一条棉被往里面倒去,露出里面已经成为地狱的场景。

伦哥、毛仔、鸿狮三人躺在地上,早已没了呼吸。不,应该说是被“串”在地上,他们三人成一直线被串在一起,肛门、嘴巴,直进直出,就像烤鱿鱼一样。四张床都已经消失,而且从零件到处散落的情形来看,让这三人玩起串串乐的工具应该是拆掉的床架。

菜鸟穿着血红的囚衣躲在墙角,瑟瑟发抖。

小杰张大了嘴巴,胃酸瞬间在他体内打起战争,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昨晚巡房时不是很安静吗?

另两个警察可能见过较多世面,一个马上掏出了枪瞄准那个菜鸟,大声喝道:“待在那里不准动!趴下!”

另一个警察走到伦哥一串人身边检查,但也没什么好看的了,三个人早死了。

医生的心情比小杰还要不稳定,他看着菜鸟一连串地念叨:“怎么可能?不是已经治好了吗?难道第二个人格对药有免疫性?不可能啊,怎么之前都没发现……”

菜鸟很配合地趴下了,杀人魔的人格可能又回去了。

“抬起头来我看看。”医生道。

那菜鸟抬起了头,但却是一张医生从未见过的脸,他不禁惊呼:“你又是谁?”

那张不认识的脸哀怨地看了看伦哥三人串在一起的尸体,发出一声巨吼,往持枪的警察扑了过去。警察很快地开了几枪制住他,冲不到两步就倒了。

那张脸的眼睛看着三个人的尸体,慢慢地失去了光彩。

“医生,你也看到了,这次若不射杀他,你还能担保任何问题吗?”那个开枪的警察说。

医生仰天叹了一口气,说:“算了,又死了三个人……他的情况我已经无法掌握了。真不知道他还有几张脸、多少个人格……”

医生不认得菜鸟死时的那张脸,两个警察也不认得。

惟一认得的只有小杰,他第一眼就认出来了,那张脸上有伦哥的眼神、毛仔的那颗青春痘、还有鸿狮的国字脸。

关于变脸的小故事(2):

  跳槽到了新的公司,但无论年龄大小或职位高低,你在新公司中都是新人。如何快速融入新公司,我的三点经验对你也许有用。

  

  露一手

  

  我进入这家公司的时候,一开始是接手公司橱窗板报的工作。这板报可不是剪剪贴贴。从报上剪些文章、找些照片贴上去就了事,而是要写毛笔字。幸亏我一直坚持练习书法,有一定功底,不然这任务真接不了。

  忙了两天,当我把板报贴上去的时候,就有同事边看边说:这字写得真好!你写的?我说是。第一期板报贴出去,得到的反馈就是公司新来的小伙子写得一手好字,虽然许多人还不知道我的名字,但大部分同事都通过板报而互相打听,知道了我这个人。如果你有什么特长,找个机会露一手,同事们马上就对你印象深刻,或者刮目相看。

  

  亮一相

  

  我是2010年9月初进入公司的。这年中秋节、国庆节,公司团支部张罗着要搞一次卡拉ok歌咏比赛,女主持由总经理秘书担任,但是公司男同事不是年龄偏大,就是普通话不好,缺一个男主持,于是她便找到了我。,

  比赛那天,公司老总和所有中层全部到场。尽管我没多少主持经验,但那天发挥特好,妙语连珠,和女主持配合得非常默契,活动圆满成功。第二天有同事对我说:你昨天真不错。

  在这种公司活动中亮一相,等于全公司上下就对你脸熟了,也能了解你的个人才能。

  

  凑个数

  

  公司建有篮球场和乒乓球室,住在公司里的员工下班后就去活动。恰好我会打篮球,乒乓球也打得不错,就每天去打球。几场球打下来,在一起打球的同事们分别叫什么名字、在哪个部门、什么职位,基本上都了解得差不多了。而同事们也通过打球认识、熟悉了我。

  通过上面三招,我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对公司上上下下的同事基本上熟悉了,而我对他们也建立了一手好字普通话好,会主持会打球的好印象,顺利地融入了工作环境中。如果你也能利用机会把自己的特长露一手,在集体活动中亮个相,在非工作活动中凑个数,相信能很快消除陌生感,快速融入新公司。

关于变脸的小故事(3):

  庄希再次回到M城,是两年之后。
  庄希现在叫花脸,是个乞丐。脸上,甚至连没有毛发的头皮上,疤痕纵横。几个月前,在抗联与鬼子的一场战斗中,炮弹和大火,把他变成了这个样子。如今,M城里,再也没人能认出他。
  一进M城,他便不停地告诫自己,在这世上,庄希像一缕轻烟,消失了。但是,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脚步,不由自主来到这个街区,在一个肮脏的角落,放下破铺盖卷儿,住了下来。
  他坐在地上,按捺住心跳,紧盯着对面的一幢房子。那里,是庄希的家,里面住着妻子,还有他八岁的儿子。
  他让自己慢慢平静下来,喃喃地说,你叫花脸,是个臭乞丐!就在这时,对面的房门,开了,一个漂亮的女人,牵着个小男孩,走了出来。他差点跳起来,但是他没有动,仍然摆出一副漠然的神情,看着这一切。
  两年不见,女人有些憔悴,面容隐含忧郁;而男孩活泼依旧,背着小书包,蹦蹦跳跳地走,现在,是上学时间。
  女人和男孩走了几步,忽然发现对面街角,比往日多了个乞丐,便停下,往这边看。花脸刚想埋下头,但瞬间,他觉得这么做,纯属多余,于是,继续用漠然的目光,与女人和男孩对视。
  女人微微皱了一下眉,紧紧牵住男孩的手,快步离去。
  两年前,庄希是M城地下组织的领导者,由于叛徒出卖,组织遭到了毁灭性破坏,而庄希则幸运地逃了出去。
  庄希知道,这幢房子、妻子和儿子,就是钓饵,周围有无数双监视的眼睛。只要庄希不出现,只要庄希不死,他们都还是安全的。
  寒风很冷,花脸捂起嘴,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出满眼的泪花。
  一连几天,他什么也没干,就这么坐在角落里,静静地地看着女人送男孩上学、接男孩回家
  几天之后,花脸开始了行动。上级这次派他回来,就是要铲除叛徒,重建地下组织。在一个深夜,两名叛徒的头颅,高高悬挂在M城的城门之上。两个多月后,M城的地下组织,基本恢复了。
  每天忙活完,他就会回到街角,坐着,像一个懒散无助的乞丐。有时候,从对面房子里,飘来阵阵饭菜的香味,他情不自禁贪婪地吸吸鼻子,暗自咽口水。花脸庄希知道,妻子做的饭莱,会有多么香,现在真想再吃一口她做的饭菜。
  闻着这熟悉的饭菜香味,他忽然感觉,离家这么近,离亲人这么近,也是一种享受和幸福哩。
  但这样的幸福,却很短暂,不久,内部再次出了叛徒,花脸被捕了,受尽折磨,游街示众,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当行刑队伍经过这个街区,到达那幢房子时,一直安静的花脸忽然暴躁起来,疯狂地挣扎着,大喊,老子饿了,要吃饭!
  刽子手觉得,一个将死之人,死前讨口饭吃,也很正常,于是默许了他。
  这时候,女人和男孩正站在门前,愕然看着这一切。
  五花大绑的花脸,一瘸一拐地来到女人面前,喉头发堵,他想说──我是庄希。但他知道,绝不能这么干。于是,张了张嘴,他说,太太,赏口饭吃吧。
  女人有些惊惶,时至中午,家里正好有饭菜,她赶紧进屋,盛了一碗,递过来。花脸双手被绑,苦笑着说,太太,好人做到底,我想请小少爷喂我一下。
  女人天性善良,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抱起了小男孩。
  虽然花脸笑容满面,目光温柔,而满脸的疤痕太恐怖、太丑陋、太狰狞,这让男孩很害怕。但在女人的一再劝说下,男孩终于还是接过饭碗,搲起一勺饭菜,小心举起,怯怯地递上前来。
  花脸赶紧弯下腰,伸长脖子,张大嘴巴,接住那勺饭莱,闭上双眼,细细地咀嚼,咀嚼咽下去,然后,又睁开眼,咂咂嘴,说,香,真香!
  几口饭喂下去,男孩不怕了,再盛起饭菜时,先放到自己嘴边,鼓起腮帮,轻轻吹凉,这才送进花脸的口中。突然,男孩发现有几滴水一样的东西,跌落在碗里,他惊呆了,再次害怕起来。
  红着眼睛的花脸,做出个顽皮的表情,说,小少爷,这辣椒真够劲儿!
  这碗饭,花脸吃得很慢,每一粒米、每一片菜,他都仔细地咀嚼品尝,之后,才恋恋不舍地吞进肚里。
  吃完饭,花脸目不转睛地盯着男孩,半晌才说,吃了这碗饭,一切都值啦!说完,他挺起腰身,昂首,转身而去。
  女人抱着男孩,怔怔地看着花脸的背影,倏地觉得心里一阵莫名其妙地刺痛,刀割一样,令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花脸走在街上,看着两边的人群,突然,铆足一口气,大喊了一声:M城的饭菜,真是香啊!
  多年以后,男孩长大,常问女人:我爹怎么还没回来,我真想见他一面,一面也好啊。
  女人捂着嘴,眼泪曲里拐弯地奔流下来。

关于变脸的小故事(4):

30年前,台湾学者蒋勋在旧金山机场第一次见到丁玲,头发全白,满脸皱纹,像农村老太太,穿着布衣布鞋,茫然地站在那里。后来蒋勋和丁玲去芝加哥最高的楼顶,一屋子貂皮女,抽烟,时髦而颓废,丁玲很平静地用肘子捅蒋勋:当年我在上海就是这样的。

人是会变脸的。

关于变脸的小故事(5):

  我们小区附近新开了一家菜屋,因为它独一无二的地里环境,生意异常红火。

  也许是因为生意红火,卖菜的娘在卖菜时宛如一位领导,既不苟言笑也不与人搭讪,面冷心黑,一斤菜最低少二两。如有人不满找她去理论,她会冷笑着一把抢过菜说:得得找给你钱!别处买去,别在我这里捣乱

  来找的人顿时灭了气焰说:别,你看家里等着炒菜哪

  大娘眼一瞪,把菜向他一扔,嘴里嘟囔着:哼!吃不起就不吃,穷毛病。

  来找的人气得满脸通红,无奈家里确实等着吃菜,真要去别地儿买,一来一回天都黑了。只好饮气吞声,拿着菜走了。

  我是看不惯这位卖菜大娘的嚣张,所以每天下班回家,宁肯拐个大弯去菜市场买些菜回来,也不光顾她的生意。所以她每次看见我提着菜回来,不是瞪我一眼,就是朝我吐口口水,我也懒得搭理她,每次路过她门前都会加快脚步。

  这一天,我拎着菜路过她家门口,卖菜大娘破天荒笑嘻嘻地走过来对我说:姑娘,你看看你,大老远还从别的地方捎菜回来,多累。以后来大娘的菜屋买菜,给你进价。

  我惊异地张大眼睛,愣愣地点点头。

  卖菜大娘满意的点点头,转头又去和别人讨好似的搭讪。

  这一举动不但令我惊讶,连我老公一进屋就说:嗬!这人变脸比变天还快,楼下卖菜的大娘,突然变热情了,刚才我买葱还送我几头蒜,怪异!

  我在厨房里回答道:变好了还不好吗?省着我天天绕远去买菜了。

  老公也笑着说:那倒是。

  没过多久,我们就明白了为什么卖菜大娘会突然变脸了,因为在小区的附近又开了一家菜屋,那家菜屋的老板是一对小夫妻,服务态度别提多热情了,菜买多点提不动,男老板就会笑着说:没事,我帮你提上去。

  你就说有这样的竞争对手,卖菜大娘能不变脸吗?

关于变脸的小故事(6):

他是位川剧表演者,每天在舞台上表演变脸。

每挥动一下衣袖,脸上便会出现不同的脸谱。

不同的脸谱戴上后,他就会变得不同。

下台后,他一张张地拿下脸上的脸谱,放到一个箱子里。

最后,他脸上剩下的是一张没有五官的脸谱。

他从箱子里挑出一张脸谱戴上。

这就是他的脸。

他每天都戴着不同的脸谱,戴得久了,也就习惯了。

也许他的脸已被画成了现在的这张脸谱……

上一篇:有关鞋匠的故事37篇
下一篇:向日葵的小故事43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