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的故事8篇


2022-08-04 08:31:11



也许的故事8篇

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收集的8篇关于也许的文章精选,供各位参考,希望您能喜欢。

也许的故事(1):

学校的池塘边,青和戴好蛙镜,穿好脚蹼,转头问木瑶:师姐,你能指一下戒指滑落的大概位置吗?木瑶指指这边,好像不是。木瑶指指那边,好像也不是。这时候花田过来了,抱着排球,满头大汗。木瑶急急地喊:花田,快点儿快点儿,你送我的戒指不小心掉进了湖里面。

花田卷起裤子,原来只是齐膝深的水,他三下两下就摸到了戒指,岸边围观的女生全都鼓起掌。木瑶伸出手指,这枚戒指戴在中指嫌小,戴在小指嫌大,于是花田便将它戴在木瑶的无名指,岸边的女生再一次鼓掌。

青和站在一群鼓掌的女生中间,尴尬极了。他转身要走,可是一个女生踩住了他的脚蹼,他一迈腿,身体向前倾,扑通一声栽进了水池,岸边的掌声更热烈了。

第二天,整个学院都知道了,一个大一的蛙人学弟单恋大四的师姐木瑶,她有一个排球王子男友,名字叫花田。

在食堂,花田遇见青和,木瑶坐在花田旁边。青和低着脑袋一口接一口地吃饭。他不敢抬头,他喜欢的女生正在他的对面,和另一个男生互相喂饭。

1

木瑶去沙滩看花田打排球,青和也去了,坐在离木瑶很远的地方,喝水的时候偷偷看她。花田打球的样子的确帅,蹦起来,狠狠扣。这让青和很难过,他从小在海岛长大,除了潜水,足球、篮球、棒球,一样也不会,可是潜入水底,再帅也没人看得见。

青和刚举起椰汁,花田的排球就飞过来,刚好砸中他的鼻子。花田追着球跑过来,连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可是他的表情一点儿也不诚恳,掩饰不住嘴角幸灾乐祸的笑。

木瑶也看见青和了,跑过来,和他坐在一起。青和觉得鼻子一点儿也不疼了。

校园里消息总是传得特别快,那些八卦的女生又在说,大一的学弟单恋大四的师姐,他一看见她,便会哗啦啦地流鼻血。

栀子花开了,木瑶捧着速写簿坐在小花圃里的长椅上。青和跑过来,说:师姐,好巧啊,又遇见你。木瑶说:是啊,太巧了,你给我做模特吧,我想画栀子花与少女。青和站在花丛中,扭着腰,跷着小指头挽着衬衫一角,像是挽着小裙摆。

来来往往的同学都在笑,木瑶一边画一边笑,因为她把青和画成了漫画里的魔法美少女。

2

青和要去潜水了。路过海滩,一个女孩子老远喊他的名字:喂,喂,青和同学她站在大凉伞下面,脖子上挂着白球鞋,手里捧着一个很大的椰子,她狠吸一大口,嘴巴鼓鼓的,很可爱。

她跑过来说:青和同学,你不记得我了吗,那天在学校的小池塘,我害得你栽进去。青和想起来了,原来是她踩到了自己的脚蹼,也难怪,她的脚那么大。

有什么事情吗?

她笑笑,笑得很不好意思。她说:你是要去潜水吗?能不能帮我带一只海螺壳?彩色的那种。

青和点点头,又看看她的脚,笑起来:嘿,你的脚很像一只鸭蹼呢。女孩子不高兴了,嘟起了嘴巴。她在海水里洗干净脚丫,然后把脖子上的白球鞋穿上,她不想再被他看见自己的大脚了。

等了很久,青和才上岸,他有点儿累了,直手直脚地躺在沙滩上,肚皮上搁了一只超级大的海螺壳。这是她见过的最美的海螺壳,放在耳边听,海风呼呼吹过。

两个人一起回学校。走到女生楼,女孩停下来,说:再见。我叫许飞,有一个超级女声也叫许飞,可是我不懂唱歌。

3

许飞在小礼堂看见木瑶画的青和,虽然他穿着海军蓝的裙子,她还是一眼就能认出他来。她很难过,也很感动,一个小学弟喜欢自己的师姐,喜欢到了忘记自己。

黄昏的海滩,灯火星星点点地亮起来,有乐队在开派对。青和直挺挺地躺在沙滩上,许飞问:青和,你很喜欢木瑶师姐吗?

青和不回答。许飞又说:青和,我觉得自己好像喜欢你。派对的电子鼓越来越大声,青和像是没有听见许飞的话,他翻了个身,趴在沙滩上,把脸埋进沙子里,像是一只逃生的鸵鸟。

远处的乐队安静下来,换了一个女孩摇着沙锤蹦蹦跳跳地唱一首可爱的歌。许飞推推青和:你听,《那年夏天》,和我同名的那个许飞,她唱过这首歌。

青和屏住呼吸,他每次难过,都会把脸埋进海里,不呼吸、不思维。许飞推一下,又推一下,她吓着了,赶紧用力翻过青和的脑袋,他哭了,满脸的泪水和沙砾。

4

木瑶在男生楼等到青和。她说:小青和,你有时间吗?我那枚戒指真的太大了,不小心又掉进了下水管,我不想告诉花田,上次掉进池塘他已经很不高兴了。

青和把手探进下水管,他捞啊捞,终于摸到了那枚戒指。木瑶说:青和,谢谢你。她说的是青和,而不是小青和。

他的脸沾到了油污,变成了大花脸,木瑶帮他擦。你的脸好黑。木瑶说。青和使劲地擦:是海风吹的。木瑶又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考来南方吗,因为我想看海,我们汉中是没有海的,倒是有沙漠,在榆林那边。青和笑笑说:我也没有看过沙漠,应该像离海很远的沙滩吧。

青和帮木瑶把戒指洗干净,可是戴哪个手指都不合适。

青和要走了。在楼梯口,他很努力地对木瑶说:师姐,我也很喜欢你。木瑶说:我知道。青和问:师姐,如果没有花田师兄,你会选择我吗?两个人再一次沉默,过了很久,木瑶点点头。

楼梯上有脚步声响起,是许飞。她低着头,默默地从木瑶和青和之间走过,她的脚真的很大,踩到了木瑶,也踩到了青和。

5

校际联赛,许飞站在排球馆的椅子上疯狂地喊:花田,加油!花田,加油!球赛结束之后,花田在门口遇见许飞。他说:谢谢你为我加油,小学妹。许飞说:师兄,你是我的偶像。

花田开心地笑了。许飞一直跟在他的后面,问这问那,花田觉得这个小学妹太可爱了。许飞说:师兄,你可以教我打排球吗?花田说:可是排球队的女生都是大手大脚的,你这么娇小,细胳膊细腿。许飞把脚伸出来,调皮地跷一跷大脚指头,花田看见她彩色的人字拖鞋,还有圆圆的脚指头,真的很可爱。

也许的故事(2):

  那一个午后。明媚的阳光。晴空万里。在站牌下。无聊的等着一路公交。发呆着。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天马行空。车终于不快不慢的驶来。上车。看到的是你伸出的手。我知道你肯定是等着收零钱了。乌黑的发遮住了你的脸。连同遮住了你的眼。我向后走去。坐到最后一排。默默的看着你的身影。多想你一个转身。也能看到我。我想我们的眼神交流的时候会是此生最难忘的情节。可是那一刻没有出现。你也向后走来。前排没有座位了。只能坐到我的旁边,然后眼睛就看着窗外。而我。却一直看着你。多想你也回头看看我。我拿出手机。想给你拍一张。可是你始终用发挡住了我。
  
  我不知道那一刻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的很厉害。我很想和你搭个话。可是那一刻。真的无言。我一直认为自己是最擅长搭讪的。却只能望着你。远去。消失。可是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哪怕问到你的一个电话也好。
  
  本来自己早已应该下车了。可是。不舍。对你。你下车。我也跟着你下车。你在前面。我在后面。你不时的回头看看。我想笑。笑自己。走了那么长一段路。我不是走累了。是心累了。我转身。想。彼此只是萍水相逢。就这样过去了吧。站在原地。望着你的背影。原来越远。直到成为一个黑点。我的心那刻好失落。好失落。就这样算了吗?真的就这样了吗?
  
  自己觉得说。说个话。留个电话。就算以后不会发生什么。我想也不会有遗憾了吧。于是。打车。一直向前走。终于看到你。我就在你的前方等着你走过来。你也看到了我。然后在那停了片刻。我想你也在想这个男孩是不是有点神经了啊。你还是走了过来。我看着你从我身边走过。隔着那么远。就像俩条平行线般。没有交点。我心里真的好难受。
  
  最终还是厚脸皮的追上去和你说话了。你在那个地点。那个场景。那个时间。没有让我失望。我满怀欣喜的留下了你的电话。和你在那里站着。那种感觉好美。好美。你说。回吧。我不知道该说什么。那么近。却是手机发短信交流。
  
  阳光依然很明媚。晴空依然万里。我不舍得走了。上网加了你之后。和你说了那么多的话。你总是敷衍着我。我不是不懂不爱。我只是不想让自己伤心。事情。有开头便注定有结尾。只是我没有想到结尾却是形同陌路。
  
  我只是一厢情愿。我只是自作多情。我只是太久没有感觉爱情这个东西了。你。没有错。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这是不可以勉强的。你用你华丽的一笔。给我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从此。在你生命里。我会像路人甲一样迅速走远。而在我的生命里。你却永驻。
  
  爱情是个什么?爱情是个什么?爱情是个什么?我真的不懂。

也许的故事(3):

学校的池塘边,青和戴好蛙镜,穿好脚蹼,转头问木瑶:师姐,你能指一下戒指滑落的大概位置吗?木瑶指指这边,好像不是。木瑶指指那边,好像也不是。这时候花田过来了,抱着排球,满头大汗。木瑶急急地喊:花田,快点儿快点儿,你送我的戒指不小心掉进了湖里面。

花田卷起裤子,原来只是齐膝深的水,他三下两下就摸到了戒指,岸边围观的女生全都鼓起掌。木瑶伸出手指,这枚戒指戴在中指嫌小,戴在小指嫌大,于是花田便将它戴在木瑶的无名指,岸边的女生再一次鼓掌。

青和站在一群鼓掌的女生中间,尴尬极了。他转身要走,可是一个女生踩住了他的脚蹼,他一迈腿,身体向前倾,扑通一声栽进了水池,岸边的掌声更热烈了。

第二天,整个学院都知道了,一个大一的蛙人学弟单恋大四的师姐木瑶,她有一个排球王子男友,名字叫花田。

在食堂,花田遇见青和,木瑶坐在花田旁边。青和低着脑袋一口接一口地吃饭。他不敢抬头,他喜欢的女生正在他的对面,和另一个男生互相喂饭。

1

木瑶去沙滩看花田打排球,青和也去了,坐在离木瑶很远的地方,喝水的时候偷偷看她。花田打球的样子的确帅,蹦起来,狠狠扣。这让青和很难过,他从小在海岛长大,除了潜水,足球、篮球、棒球,一样也不会,可是潜入水底,再帅也没人看得见。

青和刚举起椰汁,花田的排球就飞过来,刚好砸中他的鼻子。花田追着球跑过来,连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可是他的表情一点儿也不诚恳,掩饰不住嘴角幸灾乐祸的笑。

木瑶也看见青和了,跑过来,和他坐在一起。青和觉得鼻子一点儿也不疼了。

校园里消息总是传得特别快,那些八卦的女生又在说,大一的学弟单恋大四的师姐,他一看见她,便会哗啦啦地流鼻血。

栀子花开了,木瑶捧着速写簿坐在小花圃里的长椅上。青和跑过来,说:师姐,好巧啊,又遇见你。木瑶说:是啊,太巧了,你给我做模特吧,我想画栀子花与少女。青和站在花丛中,扭着腰,跷着小指头挽着衬衫一角,像是挽着小裙摆。

来来往往的同学都在笑,木瑶一边画一边笑,因为她把青和画成了漫画里的魔法美少女。

2

青和要去潜水了。路过海滩,一个女孩子老远喊他的名字:喂,喂,青和同学她站在大凉伞下面,脖子上挂着白球鞋,手里捧着一个很大的椰子,她狠吸一大口,嘴巴鼓鼓的,很可爱。

她跑过来说:青和同学,你不记得我了吗,那天在学校的小池塘,我害得你栽进去。青和想起来了,原来是她踩到了自己的脚蹼,也难怪,她的脚那么大。

有什么事情吗?

她笑笑,笑得很不好意思。她说:你是要去潜水吗?能不能帮我带一只海螺壳?彩色的那种。

青和点点头,又看看她的脚,笑起来:嘿,你的脚很像一只鸭蹼呢。女孩子不高兴了,嘟起了嘴巴。她在海水里洗干净脚丫,然后把脖子上的白球鞋穿上,她不想再被他看见自己的大脚了。

等了很久,青和才上岸,他有点儿累了,直手直脚地躺在沙滩上,肚皮上搁了一只超级大的海螺壳。这是她见过的最美的海螺壳,放在耳边听,海风呼呼吹过。

两个人一起回学校。走到女生楼,女孩停下来,说:再见。我叫许飞,有一个超级女声也叫许飞,可是我不懂唱歌。

3

许飞在小礼堂看见木瑶画的青和,虽然他穿着海军蓝的裙子,她还是一眼就能认出他来。她很难过,也很感动,一个小学弟喜欢自己的师姐,喜欢到了忘记自己。

黄昏的海滩,灯火星星点点地亮起来,有乐队在开派对。青和直挺挺地躺在沙滩上,许飞问:青和,你很喜欢木瑶师姐吗?

青和不回答。许飞又说:青和,我觉得自己好像喜欢你。派对的电子鼓越来越大声,青和像是没有听见许飞的话,他翻了个身,趴在沙滩上,把脸埋进沙子里,像是一只逃生的鸵鸟。

远处的乐队安静下来,换了一个女孩摇着沙锤蹦蹦跳跳地唱一首可爱的歌。许飞推推青和:你听,《那年夏天》,和我同名的那个许飞,她唱过这首歌。

青和屏住呼吸,他每次难过,都会把脸埋进海里,不呼吸、不思维。许飞推一下,又推一下,她吓着了,赶紧用力翻过青和的脑袋,他哭了,满脸的泪水和沙砾。

4

木瑶在男生楼等到青和。她说:小青和,你有时间吗?我那枚戒指真的太大了,不小心又掉进了下水管,我不想告诉花田,上次掉进池塘他已经很不高兴了。

青和把手探进下水管,他捞啊捞,终于摸到了那枚戒指。木瑶说:青和,谢谢你。她说的是青和,而不是小青和。

他的脸沾到了油污,变成了大花脸,木瑶帮他擦。你的脸好黑。木瑶说。青和使劲地擦:是海风吹的。木瑶又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考来南方吗,因为我想看海,我们汉中是没有海的,倒是有沙漠,在榆林那边。青和笑笑说:我也没有看过沙漠,应该像离海很远的沙滩吧。

青和帮木瑶把戒指洗干净,可是戴哪个手指都不合适。

青和要走了。在楼梯口,他很努力地对木瑶说:师姐,我也很喜欢你。木瑶说:我知道。青和问:师姐,如果没有花田师兄,你会选择我吗?两个人再一次沉默,过了很久,木瑶点点头。

楼梯上有脚步声响起,是许飞。她低着头,默默地从木瑶和青和之间走过,她的脚真的很大,踩到了木瑶,也踩到了青和。

5

校际联赛,许飞站在排球馆的椅子上疯狂地喊:花田,加油!花田,加油!球赛结束之后,花田在门口遇见许飞。他说:谢谢你为我加油,小学妹。许飞说:师兄,你是我的偶像。

花田开心地笑了。许飞一直跟在他的后面,问这问那,花田觉得这个小学妹太可爱了。许飞说:师兄,你可以教我打排球吗?花田说:可是排球队的女生都是大手大脚的,你这么娇小,细胳膊细腿。许飞把脚伸出来,调皮地跷一跷大脚指头,花田看见她彩色的人字拖鞋,还有圆圆的脚指头,真的很可爱。


也许的故事(4):

大概五六年前,与李富荣一起在乒乓球中心,看新招来的队员对练,我随口问他:这么多年你带出来这么多世界冠军,他们有什么特点吗?

他看了一会儿训练的人,指着一个每球都打得很拼命的十五六岁的短发女孩:她3年之后可以当世界冠军。

我问为什么,他说:所有的世界冠军只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想当世界冠军。

我采访英国著名残奥运动员谭妮格雷-汤普森时,想起这句话。

在她幼年时,英国的街道上几乎看不到残疾人,残疾人通道少得可怜。她去看电影时会被挡在门外,她奶奶不愿意在别人面前承认她的疾病,有小女孩在她背后喊瘸子。她下火车时,自己把轮椅扔下火车,再爬出来。网络上有人议论说:像你这样的人,只有坐到牲口车的后座,才不会妨碍其他正常人。

她的回应是:我从来不会听别人告诉我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童年时她坐在轮椅上,会像别的女孩一样试着跳绳,甚至爬树,爬过海边的礁石,没知觉的双腿被割得鲜血淋淋。

她个性极强,说不想当篮球队员,因为受不了别人的愚蠢,但当她想成为轮椅马拉松的运动员时,连教残疾人的教练都找不到,有个教练对她说:我永远不会训练你这样的人。

她问:这样的人是什么意思?女人?威尔士女人?染头发的?还是戴隐形眼镜的?哦,你是在说残疾人?

教练只好尴尬地说:你说得对,应该是坐在轮椅上的人。

她每年训练50个星期,包括结婚当天的早上。在公路上训练时出过两次车祸,好友死亡。我问:你承受这一切是为了金牌,为了当世界第一吗?

她答得很简单:对我来说,比赛就意味着要拿金牌,这就是我想要做的,成为世界上最好的,我想要赢。

在5届奥运比赛中,获得了11枚金牌、4枚银牌、1枚铜牌,创下30多项世界纪录,被《卫报》称为英国最伟大的残奥运动员。

巴塞罗那残奥会,轮椅5000米比赛发生大撞车,现场惨烈,bbc的导播犹豫要不要切换镜头,谭妮坚持要求播出。法拉利赛车时翻车不会切镜头,那残疾人竞赛也不值得人怜悯,也不应该怜悯,不用为他们感到遗憾。我们转播胜利,也记录失败。残奥比赛总得有输有赢,奥运会也一样。

2000年,在bbc年度体坛风云人物的颁奖晚会上,舞台没有设置斜坡,谭妮无法上台领奖,直播结束之后,bbc接到大量的观众投诉。她说:我想bbc并没有恶意,只是忘了而已。之后他们立即做出改变,改变了对待残疾嘉宾的方式。那个星期,我接受了大约85个采访,后来我去的每个地方都有专用通道,我再也没去过不便利的地方。很多事情就这样被改变了。

2010年她被推举为上议院议员和终身贵族,上任之后,她质疑英国勋章制度缺少对等性。同样获得奖牌,其他残奥运动员与奥运运动员在授勋待遇上有明显差别。今年的伦敦奥运会上,她公开为此抗争。

我问:你要去跟什么东西抗争的时候,会有两种结果,一种是你赢了,但也有一种是你输了?

她说:是的,但运动员这个职业,能磨炼你对事情的态度。因为你不会每次都赢,有时候即使发挥得很好,你也不会赢。你也许无法赢得一场战斗,但你仍能赢得整个战争,这是个英国谚语。你必须继续奋斗,永不言弃,不断保持前进、前进、前进。

她从不退让,也不畏缩,从不自居为弱者。

曾经有位英国记者问她一个问题:你坐在轮椅上,一定觉得自己是一个悲剧吧?

她的回答是一个反问:你作为一名记者,一定觉得自己是一个悲剧吧?

这次奥运会的每个场馆都有宽度超过2米的坐席,环绕赛场一周,视野和角度都是最佳的,这些坐席只属于残疾人。在伦敦交通高峰时极难停车,司机一边转悠一边对我们说:看,每个地方,最外侧最方便,最大的一个停车位,一定属于残疾人。任何其他人违章停车的话,车会被立即拖走。我们住的小酒店,在一个古老而窄小的巷道里,但是有台阶的地方,都有改造的无障碍通道。

对于一个有2千年历史的古老城市来说,要进行这样的全面改造并不容易,这取决于一个国家对待残疾人的态度。英国的媒体评论说:这40年当中,谭妮格雷-汤普森为残疾人所做的一切,甚至超过了唐宁街的任何一个政治家。

谭妮说,她从来没有想过要改变世界,她只是很自我地想要把自己推到极限,做到最好。但结果是,世界为之改变。

也许的故事(5):

  等刀割到手的时候才知道疼了,等血流干的才知道死亡了。你给的誓言那么多,你却一个都没有实现,你忘了当初的承若,忘了当初的美好,你把我一个人丢在这条冷冰冰的大街上。
  
  爱会疼,心会累,眼睛会流泪。我想说我想你、很想很想,我想说我爱你、很爱很爱,我想和你说我现在多么多么的需要你,可是我都没有说出口,你不懂我,一点都不懂。我知道可能你布喜欢我、布爱我,我也知道你布在乎我,更加布在乎我的感受。其实你说的每句话,虽然我会口上和你顶嘴,可是我还是会默默的去做,做到了也布告诉你,我布想让你知道我是那么那么的依赖你,我布想让你知道我是那么听你的话,更布想让你觉得我离布开你了,因为我怕死去,我怕没有你,我怕你会离开我。
  
  爱会疼,心会累,眼睛会流泪。我爱哭,但我从来布想在任何人面前哭,很多时候我选择了看感人的文章,看感人的电视,听伤感的歌曲,在留下泪,然后和自己说,是你故事太感人了。
  
  戒不掉的痛一直在被时间缠绕,心是冰凉的、从来没人会知道,分不清自己是谁了,生活的黑白也开始颠倒,突然整个世界都在渐渐的变了,忘也忘不了,那些熟悉的味道,再也没有爱过的依靠,就连空气里,仿佛充满了苦恼,如今我成了没人理会的主角,我哭了累了心都碎了,有谁会知道,把自己抛弃在那无人经过的街道,过去的日子每分每秒已不再重要。
  
  我喜欢雨,喜欢在雨中奔跑,即使流泪了也可以说是雨水。我喜欢夜色,即使难过也没人看得到我难过的脸色。我喜欢文字,喜欢在键盘上敲敲打打,敲打我零碎的心。我喜欢音乐,听歌可以让我安静。
  
  春去春来,花开花落,花落花凋谢,花香随风飘,我喜欢昙花,虽然未曾见过,昙花开在黎明时分,从花开到花谢,只有短短的4小时左右,极少人看到他开花的样子。据说昙花也是有一段哀怨缠绵的故事。
  
  传说:昙花一现只为韦驮。昙花又叫韦驮花。韦驮花很特别,总是选在黎明时分朝露初凝的那一刻才绽放,相传昙花和佛祖座下的韦驮尊者有一段哀怨缠绵的故事,所以昙花又叫韦驮花。传说昙花是一个花神,她每天都开花,四季都很灿烂,她爱上了一个每天为她锄草的小伙子。后来玉帝知道了这件事情,就大发雷霆,要拆散鸳鸯。玉帝把花神贬为一生只能开一瞬间的花,不让她再和情郎相见,还把那个小伙子送去灵柩山出家,赐名韦驮,让他忘记前尘,忘记花神。可是花神却忘不了那个年轻的小伙子,她知道每年暮春时分,韦驼尊者都会上山采春露,为佛祖煎茶,就选在那个时候开花,希望能见韦驮尊者一面。遗憾的是,春去春来,花开花谢,韦驮还是不认得她!
  
  当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我更加喜欢上了昙花,昙花一现,至少她可以每天看到他、而我呢?花开花谢、我终究还是看不到他。我想问,你在哪里、可以出现在我面前么,我现在真的很需要你。

也许的故事(6):

  有两只老虎,一只在笼子里,一只在野地里。

  在笼子里的老虎三餐无忧,在外面的老虎自由自在。两只老虎经常进行亲切的交谈。

  笼子里的老虎总是羡慕外面老虎的自由,外面的老虎却羡慕笼子里老虎的安逸。一日,一只老虎对另一只老虎说:咱们换一换。另一只老虎同意了。

  于是,笼子里的老虎走进了大自然,野地里的老虎走进了笼子里。从笼子里走出来的老虎高高兴兴,在旷野里拚命地奔跑;走进笼子里的老虎也十分快乐,他再不用为食物而发愁。

  但不久,两只老虎都死了。

  一只是饥饿而死,一只是忧郁而死。从笼子中走出的老虎获得了自由,却没有同时获得捕食的本领;走进笼子的老虎获得了安逸,却没有获得在狭小空间生活的心境。

  点评:许多时候,人们往往对自己的幸福熟视无睹,而觉得别人的幸福却很耀眼。想不到,别人的幸福也许对自己不适合;更想不到,别人的幸福也许正是自己的坟墓。

也许的故事(7):

  有两只老虎,一只在笼子里,一只在野地里。

  在笼子里的老虎三餐无忧,在外面的老虎自由自在。两只老虎经常进行亲切的交谈。

  笼子里的老虎总是羡慕外面老虎的自由,外面的老虎却羡慕笼子里老虎的安逸。一日,一只老虎对另一只老虎说:咱们换一换。另一只老虎同意了。

  于是,笼子里的老虎走进了大自然,野地里的老虎走进了笼子里。从笼子里走出来的老虎高高兴兴,在旷野里拚命地奔跑;走进笼子里的老虎也十分快乐,他再不用为食物而发愁。

  但不久,两只老虎都死了。

  一只是饥饿而死,一只是忧郁而死。从笼子中走出的老虎获得了自由,却没有同时获得捕食的本领;走进笼子的老虎获得了安逸,却没有获得在狭小空间生活的心境。

  点评:许多时候,人们往往对自己的幸福熟视无睹,而觉得别人的幸福却很耀眼。想不到,别人的幸福也许对自己不适合;更想不到,别人的幸福也许正是自己的坟墓。

也许的故事(8):

  一位朋友从巴黎旅行归来,给我讲了这样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一天,朋友漫步到法兰西剧院附近,远远地就看见了莫里哀的纪念像,他仰头向大师行注目礼,走到跟前的时候,才看见大师脚下有一个乞丐。

  那是一个典型的欧洲乞丐:金色的头发蓬乱擀毡,胡子拉碴,穿着厚厚的夹克和牛仔裤。时间尚早,乞丐显然也刚到地盘,正在细心地摆他的摊。只见他跪坐在足有双人床那么大的薄毯上,一样一样地放置他的家什:番茄酱、芥末酱、蛋黄酱、醋还有许多种朋友叫不上名字的东西,但看上去多数是调料。他那个认真、细心的样子,就像在搞艺术品展览一样。发现有人在看他,乞丐抬头冲朋友友善地一笑,天真亲切,朋友大着胆子用英语跟他打了个招呼。他继续一笑,算是回答。于是,朋友得寸进尺地问他:你有那么多东西了,还要什么呢?
  乞丐开心地大笑,双手一摊,比划着他的家当说:我得要到每天的面包呀!

  我一直在想着那个欧洲乞丐那句看平淡却引人深思的话。是啊,尽管他已经拥有了那么多东西,可他仍得要到每天的面包,因为对他而言只有面包才是最重要的,只有面包才是他每天必需的东西。

  有时候,我们费尽心机得到了很多东西,可那些都不是我们真正想要的,或者说不是我们必需的。我们需要的也许只是一块面包而已,就像那个乞丐,他缺的只有面包,如果没有面包,他拥有的所有一切都是多余的。

  在我们人生的旅途上,我们必须弄明白: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只有知道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我们的人生才会有方向,才会更容易成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比什么都想要的人更容易成功。

上一篇:关于文明的儿童故事22篇
下一篇:有关鞋匠的故事37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