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文网

首页 > 散文 > 列表

二月十九行车偶记

2021-05-12 17:14:32

二月十九行车偶记


昨晚,母亲上楼来,要我给她开个闹钟,开到凌晨三点。
我大惑不解,一向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母亲要起这么早干什么。
母亲说第二天是观音娘娘的生日,她和人约好了一起去山上庙里烧香还愿。
我还是不明白她要去还什么愿,本来她不是那么迷信的人啊。
母亲说上一次因为我生病住院一直不见好,她就去庙里求过菩萨了,现在我身体好了,她就该去还愿。
我上一次是病得不轻,但我并不知道她去拜过菩萨,我一直以为是医院用对了药,或是自己体内自然产生一种抗体病就好了的。
我不以为然地给母亲开好闹钟,嘴里还一直怪她多事。母亲呐呐地接过闹钟走了,我都没问她怎么去,和谁一起去。
早晨我起床的时候,母亲早就走了,我也没多想,除了出门时得自己用钥匙关门外并没什么不同。我急着赶到单位里去,星期六还通知上班,颇有些不情愿,本来就打算着周末可以补个好觉呢。
等车又等了好长时间,车来时我发现车上的座位几乎已经坐满了。这是奇怪的现象,因为这辆从小城开往乡村的车,清早一般都没什么人。找了个后面的位置坐下,我注意到车上都坐着一些老年人,老太太居多,说说笑笑地很热闹,似乎成了一辆中老年的观光旅游车。
车一路过去,不断又有老人上车,我的座位早就让给了她们。看到她们手里都拿着大小不一却都鼓鼓囊囊的布包,我忽然明白过来,这些老人原来都是去山上进香的。真是些虔诚的老人,我微微一笑。
车停停走走,走得极慢,我开始着急到单位的时间会不会太晚。又一站停下来,几个老人慢悠悠地挤上车来,有一个老人已经快走不动路了,就是由旁边几个稍清健一些的老人扶着推着,也半天爬不上车,后来还是售票员下去几个人合力把她硬拽上来的,耽误了不少时间。这么老了还出门干嘛,我心里极不耐烦地想。
一会儿,有几个老人开始晕车,面色苍白如死灰。我知道晕车的滋味,小时候就是坐5分钟的车也有如经过一场炼狱,那秒秒难熬的感觉,让我把坐车长久以来都视为畏途。我有些同情她们,一定是平日里甚少出门,到汽车已成为第一交通工具的今天才还会晕车。
车上的位置早坐满了,几个没位置坐又站不稳的老人,坐在了上下车的台阶上。我的耳畔偶尔飘来她们之间的对话,几乎句句不离家中的子女儿孙。
我猛然想到,她们都这么大的年纪了,要赶早,要准备包包,还要忍受一路的奔波劳顿上山去,难道她们求菩萨佑护的是她们自己吗?平日里都省吃俭用,这回却愿意为进香花很多的钱,又是为了谁?
她们不就是求一个全家平安,求一个子孙有福吗?
年纪大了,对孩子的照顾也就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可是她们对子女的心,她们对儿孙的并没有减半分哪。她们采用这种看似愚昧的方式,把自己没有能力帮助小辈实现的心愿,虔诚地求助于神灵,只是她们的一种美好的寄托啊。
而我的母亲,一辈子含辛茹苦的母亲,在我的收入比她高了不屑于她那点微薄的退休金了,我的身体比她强了无论干什么事都比她快了,她依然想尽她最大的努力来帮助我照顾我。在她因为我的事感到无能为力的时候,她去庙里求助,求助于神灵来帮她来好好呵护我,我还有什么资格怪她呢?
瞬间有泪盈眶,我强自吞了回去……
老人们的目的地到了,她们都笑着下车了,相互搀扶着,踽踽走向一条小径。
从这一站上山,还有好长的一段路呢。祝愿这些老人们一路好走,平安如意……

※本文作者:琴心清远※

上一篇:快乐偶拾
下一篇:芳邻

copyright © 2005-2021 古诗文网版权所有
法律声明:如有侵权,请告知网站管理员我们会在30个工作日内处理。 蜀ICP备2020026370号-2 E_mail:kf@hv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