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文网

首页 > 散文 > 列表

龙大汉

2021-05-12 17:14:32

龙大汉

龙大汉是我在机修车间时的一个好朋友,他本名叫龙中朝,因个子高约有1。85米,块头壮实,一张国字大脸,络腮胡子,浓眉大眼的,头发又黑又茂密,长长的,约倦。他平时梳一个大包头,确实是个美男子。我刚到机修车间任施工员时,见这壮汉威武得像座山,不得不让人另眼相看。他那身躯只要在众多工人中一站,简直就把这些机修工比成小鸡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人群里,龙大汉像个明星,当时有部南斯拉夫电影叫《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那电影中的游击队英雄人物,是个冷俊的男子汉,他一身是胆在德国鬼子恐怖的城市里,搞得敌人焦头烂额的。龙大汉平时又爱穿皮衣和风衣,他形象就有点像那瓦尔特的气质和风度,走起路来风度翩翩的,于是我们送他个绰号叫瓦尔特。
龙大汉本是机修工,后来调到办公室里搞财务,我俩就对面坐在一起,我们办公室里就是三个施工员,一个财务员,一个设备员。我们都是一般大,几个在办公室里都吹得来。渐渐我发现这龙大汉很健谈,他像一位博士,车间里百多号人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的个性特点都在他心中装起的。平时,车间所有的宣传稿件都由我俩写,这样我对车间的小道消息就了解得很多。他相当有趣,很搞笑。他给我讲了一个“关茅屎”的故事,说他原来同他一起的工人搭档,与关羽同性,此人虽不爱出声,可极爱表现自已。有次,他们去农村郊区去修管道。龙大汉发现了一个大茅坑,那茅坑上面全是硬壳壳的屎,上面还长上了青草,晃眼不易发现,不注意的人还以为是茅草堆。龙大汉发现后,故意约他经过此地,俩人小跑着,龙大汉心里惴度这关的工人想表现了,就故意走在前,这姓关的见龙大汉在抢功,就急于从茅草堆上冲过去。只听“卟嗵”一声,那姓关的就趺进粪坑里。殊不知,那粪坑也是太深了,这姓关的沉了下去,他反应很快,冲了起来,头上还顶着屎堆。最喜剧的是,他像江边游泳样,游了几大把到茅坑边。他并没有立即爬上来,而是先将衣里的一包烟先掏出来扔在那干燥的地方。然后才爬上去。事后,那工人跑回去洗了澡,换了一身出来,还重拾起那包烟,见人还敬烟。这人把龙大汉差点笑成神经病了,龙大汉就送他个外号叫“关茅屎”。
还有次,他俩去安装蒸气管道,那安装时,管道表面上要包一层保温材料,一块一块的贴上去,然后用玻璃布缠起来,再抹一层水泥。几个工人一路安装,一路玩。地面上很杂乱,几个人不时用脚将保温材料块起踢来踢去的,龙大汉又出鬼点子了,他悄悄找来几块耐火砖,与那泡沫塑料块差不多样,放到那些保温材料一堆。这天,龙大汉又表演了,故意飞起一脚将一保温材料块踢很远。接着这“关茅屎”又开始发神经了,他一阵助跑,飞起一脚踢去,殊不知那是块耐火砖,砖没踢动,这“关茅屎”却抱着一支脚,在那儿跳了几下就坐在地下痛得眼泪花花地叫。这龙大汉又开心了,笑得直不起腰来。
龙大汉不但心里很会惴度人而且模仿人很强,他有个工人搭档的父亲是个南下军人,转业后到的药厂,几十年后那北方腔始终没变。那搭档喜欢打麻将,有次手气特好,龙大汉一直在输,龙大汉心痒得很,很想惴他早点走。怎么办呢?他又出鬼点子了,跑到外面去装着那搭档父亲的声音:“三娃,三娃,回家了”。他那搭档一听急说:“等会儿,等会儿”。龙大汉不动声色地进去说:“你老汉生气了,快回去”。果然,那三娃急忙跑回家去了。龙大汉一见三娃一走,就坐上去笑过不停。几个麻友也不知是啷个回事,把龙大汉盯到起。龙大汉这才说了。果然,麻友们全笑了。后来,那三娃跑回家去狂明狂眼地和父亲吵了一架。
我们车间有个半老大师傅,会点毛笔字,字写得不怎样,因为是机修车间,没几个有什么文化,所以他就是爱冲壳子。说不到几句话,就摆老资格了。他姓李,我们晚辈都调笑地称他“你师傅”,这龙大汉就喜欢调笑他。有天中午正当吃饭时,这“你师傅”又说大话了:“现在这些人球都不懂,光冒大”,当时我和龙大汉知道,这“你师傅”又要摆老资格了,就迎合道。“你师傅说得对”。李师傅更得意起来:“老子当兵时那好苦哟,一天走三百多里”。龙大汉又咐合地说:“是的,那是相当的辛苦哟”。龙大汉悄悄给我说,马上要说到枪了。我心里有点忍不住想笑了。龙大汉说:“是的,当兵的光是枪就是几十斤”,李师傅更得意起来:“老子那时那个背长枪哟,我是首长是拿短枪的。要不是调到这儿来,我早就是师长了”龙大汉:“看得出来,你这手好字,和你那走路的姿势”。我卟地一口饭喷了出来,因为这李师傅走路是个鸭子步,他那腔调被龙大汉套着说,太好笑了。共2页,当前第1页12※本文作者:缙云山人※

上一篇:龙和凤刍议
下一篇:龙山游记

copyright © 2005-2021 古诗文网版权所有
法律声明:如有侵权,请告知网站管理员我们会在30个工作日内处理。 蜀ICP备2020026370号-2 E_mail:kf@hv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