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中文网_古诗词鉴赏及古诗词名句综合性网站

白马篇(白马饰金羁)

古诗大全 2020-03-24 10:25:38admin
 
【白马篇】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 。
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
少小去乡邑,扬声沙漠垂 。
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参差 。
白马篇(白马饰金羁)原文魏晋     曹植
【白马篇】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 。
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
少小去乡邑,扬声沙漠垂 。
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参差 。
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 。
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 。
狡捷过猴猿,勇剽若豹螭 。
边城多警急,虏骑数迁移 。
羽檄从北来,厉马登高堤 。
长驱蹈匈奴,左顾凌鲜卑 。
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
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
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 。
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白马篇(白马饰金羁)古诗拼音:
【bái mǎ piān 】 【白马篇】
bái mǎ shì jīn jī ,lián piān xī běi chí 。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 。
jiè wèn shuí jiā zǐ ?yōu bìng yóu xiá ér 。 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
shǎo xiǎo qù xiāng yì ,yáng shēng shā mò chuí 。 少小去乡邑,扬声沙漠垂 。
xiǔ xī bǐng liáng gōng ,kǔ shǐ hé cān chà 。 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参差 。
kòng xián pò zuǒ de ,yòu fā cuī yuè zhī 。 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 。
yǎng shǒu jiē fēi náo ,fǔ shēn sàn mǎ tí 。 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 。
jiǎo jié guò hóu yuán ,yǒng piāo ruò bào chī 。 狡捷过猴猿,勇剽若豹螭 。
biān chéng duō jǐng jí ,lǔ qí shù qiān yí 。 边城多警急,虏骑数迁移 。
yǔ xí cóng běi lái ,lì mǎ dēng gāo dī 。 羽檄从北来,厉马登高堤 。
zhǎng qū dǎo xiōng nú ,zuǒ gù líng xiān bēi 。 长驱蹈匈奴,左顾凌鲜卑 。
qì shēn fēng rèn duān ,xìng mìng ān kě huái ? 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
fù mǔ qiě bú gù ,hé yán zǐ yǔ qī ! 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
míng biān zhuàng shì jí ,bú dé zhōng gù sī 。 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 。
juān qū fù guó nán ,shì sǐ hū rú guī 。 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白马篇(白马饰金羁)古诗解释:

白马饰金羁(jī),连翩(piān)西北驰。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白马篇:又名“游侠篇”,是曹植创作的乐府新题,属《杂曲歌·齐瑟行》,以开头二字名篇。金羁:金饰的马笼头。连翩:连续不断,原指鸟飞的样子,这里用来形容白马奔驰的俊逸形象。幽并:幽州和并州。在今河北、山西、陕西一带。

少小去乡邑(yì),扬声沙漠垂。宿昔秉良弓,楛(hù)(shǐ)何参(cēn)(cī)
去乡邑:离开家乡。扬声:扬名。垂:同“陲”,边境。宿昔:早晚。秉:执、持。楛矢:用楛木做成的箭。何:多么。参差:长短不齐的样子。

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仰手接飞猱(náo),俯身散马蹄。
控弦:开弓。的:箭靶。摧:毁坏。月支:箭靶的名称。左、右是互文见义。接:接射。飞猱:飞奔的猿猴。猱,猿的一种,行动轻捷,攀缘树木,上下如飞。散:射碎。马蹄:箭靶的名称。

狡捷过猴猿,勇剽(piāo)若豹螭(chī)。边城多警急,虏(lǔ)(jì)(shuò)迁移。
狡捷:灵活敏捷。勇剽:勇敢剽悍。螭:传说中形状如龙的黄色猛兽。虏骑:指匈奴、鲜卑的骑兵。数迁移:指经常进兵人侵。数,经常。

羽檄(xí)从北来,厉马登高堤。长驱蹈匈奴,左顾凌鲜卑。
羽檄:军事文书,插鸟羽以示紧急,必须迅速传递。厉马:扬鞭策马。长驱:向前奔驰不止。蹈:践踏。

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
顾:看。陵:压制。鲜卑:中国东北方的少数民族,东汉末成为北方强族。

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名编 一作:名在)
弃身:舍身。怀:爱惜。籍:名册。中顾私:心里想着个人的私事。中,内心。捐躯:献身。赴:奔赴。

参考资料:
1、余冠英三曹诗选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第二版):60-61
白马篇(白马饰金羁)古诗翻译: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驾驭着白马向西北驰去,马上佩带着金色的马具。有人问他是谁家的孩子,边塞的好男儿游侠骑士。

少小去乡邑,扬声沙漠垂。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参差。
年纪轻轻就离别了家乡,到边塞显身手建立功勋。楛木箭和强弓从不离身,下苦功练就了一身武艺。

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
拉开弓如满月左右射击,一箭箭中靶心不差毫厘。飞骑射裂了箭靶“月支”,转身又射碎箭靶“马蹄”。

狡捷过猴猿,勇剽若豹螭。边城多警急,虏骑数迁移。
他灵巧敏捷赛过猿猴,又勇猛轻疾如同豹螭。听说国家边境军情紧急,侵略者一次又一次进犯内地。

羽檄从北来,厉马登高堤。长驱蹈匈奴,左顾凌鲜卑。
告急信从北方频频传来,游侠儿催战马跃上高堤。随大军平匈奴直捣敌巢,再回师扫鲜卑驱逐敌骑。

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
上战场面对着刀山剑树,从不将安和危放在心里。连父母也不能孝顺服侍,更不能顾念那儿女妻子

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名编 一作:名在)
名和姓既列上战士名册,早已经忘掉了个人私利。为国家解危难奋勇献身,看死亡就好像回归故里。

参考资料:
1、余冠英三曹诗选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第二版):60-61
白马篇(白马饰金羁)古诗赏析: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少小去乡邑,扬声沙漠垂。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参差。
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
狡捷过猴猿,勇剽若豹螭。边城多警急,虏骑数迁移。
羽檄从北来,厉马登高堤。长驱蹈匈奴,左顾凌鲜卑。
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
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名编 一作:名在)

  从汉献帝建安到魏文帝黄初年间?196-226?,是中国诗歌史上的一个黄金时代。由于曹氏父子的提倡,汉乐府诗感于哀乐,缘事而发的现实主义精神得到了继承和发扬。一批身经乱离,目击苦难而又肯正视现实的诗人,不但把社会真象摄入笔底,而且注入自己的真切感情。这一时期,最有价值的文学作品,除了那些反映战乱和人民苦难的篇什外,就是抒发渴望为国家建功立业的理想抱负的篇章。这方面的代表作当属曹操的《龟虽寿》和曹植的《白马篇》。如果说《龟虽寿》是一位幽燕老将的壮士之歌的话,那么《白马篇》则是一位英雄少年的理想之歌。诗中塑造了一位武艺精绝、忠心报国的白马英雄的形象。

  曹植?192-232?,字子建,曹操的第三子。生于乱世,自幼即随父四方征战,南极赤岸,东临沧海,西望玉门,北出玄塞。自东汉末年分裂割据以来,为国家的统一和社会的安定而献身一直是时代的最强音。时代的这种召唤,加上为国家统一而南征北战的曹操那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的豪情壮志的熏陶,培养了曹植戮力上国,流惠下民的理想,铸成了他心中的既有爱国之德又有爱国之才的英雄形象。金代作家元好问说过,真实的诗篇应该是诗人的心画心声。可以说,《白马篇》就是曹植的心画心声,寄托了诗人为国家建功立业的渴望和憧憬。

  全诗共28句,我们不妨把它分为四层来理解。

  开篇两句是第一层。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白色的战马,饰着金黄的笼头,直向西北飞驰而去。首句不写人而人却在其中。这里用的是借代和烘托的手法,以马指代人,以马的雄骏烘托人的英武。白马,在古人眼里,除具有能战善战,堪负重任的品格外,还象征着坚定、忠诚、奉献、牺牲。生乎乱,长乎军的曹植,志欲自效于明时,立功于圣世,以白马来指代他理想中的少年英雄,是再贴切不过的了。连翩西北驰,显示了军情的紧急,创造出浓郁的战争气氛。

  借问谁家子以下12句,是第二层。如上所述,诗一开头即写军情紧急,可是接下来却以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的问答宕开,缓笔插入对这位白马英雄的描述,造成诗篇节奏上的一张一弛。幽并,指幽州和并州,是燕、赵故地,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诗中写这位白马英雄是幽并游侠儿,以见其根基不浅。古人有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的诗句。这位少小去乡邑的白马英雄却能久经征战而扬名边塞。何以如此?接着诗人便以饱蘸热忱的笔触描述英雄的精绝武艺:

  宿昔秉良弓,木苦矢何参差!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

  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狡捷过猴猿,勇剽若豹螭。

  宿昔秉良弓,是说他早早晚晚弓箭不离手;木苦矢何参差,是形容他射出去的箭络绎不绝,纷纷疾驰。这两句是写他长期坚持不懈地苦练骑射技术的情景,说明他精深的武艺并非一朝一夕之功。下边接着即写他过硬的骑射技术:左右开弓,仰射俯射,或动或静,箭无虚发。敏捷胜过猿猴,勇猛好像虎豹和蛟龙。诗人以高度凝练的笔墨、铺陈描写的手法,生动形象而又集中概括地交待了这位英雄的不凡的来历和出众的本领。这就不仅回答了这位白马英雄是何等人物,他何以能扬声沙漠垂,而且为下边写他英雄事迹作了坚实的铺垫。边城多紧急以下6句,是第三层。从结构上讲,这里是紧承开头连翩西北驰的,这既是西北驰的原因,也是西北驰的继续。从内容上讲,这是把人物放在严酷的战争环境中来塑造。边城多警急,虏骑数迁移。羽檄从北来,厉马登高堤。边塞城邑多次报警告急,敌军骑兵频繁犯边。插着羽毛的紧急文告从北方传来,白马英雄立即催马登上防御工事。只用了4句20字,便写出了英雄急国家所急的侠肝义胆。在边塞紧急的关头,国家一声令下,他毫不犹豫,立即奔赴前线。长驱蹈匈奴,左顾凌鲜卑两句,是正面描写人物的英勇。蹈、凌二字有力地表现了他压倒敌人而不被敌人所压倒的英雄气概。从结构上讲,这两句是承前启后的过渡句,既是前段描写的自然归结,又是诱发下文议论的引言。

  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 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

  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这是最后一层。意思是说,投身于刀锋剑刃的战场,岂能不置生死于度外?哪里还顾得上父母妻儿之情?既然编入壮士的名册,参加到军队的行列,心中就不能有什么私念,就要随时准备为国捐躯,视死如归?这既是诗篇中主人翁的独白,又是诗人对英雄崇高精神世界的揭示和礼赞。就一般叙事诗来说,把诗中主人翁的本末事迹表达清楚也就够了,用不着再加议论。就本诗而言,这段议论是必不可少的。诵读全诗,我们不难感受到,在层层的铺陈描述中,诗人心中的激情步步上升,到最后已是汹涌澎湃,情动于中而形于言,不得不一吐为快。这是诗人心声的自然流露。也正因如此,我们读来不只没有空泛之感,反觉句句真切,震撼心灵。

  曹植在《与杨德祖书》中说过:街谈巷说,必有可采;击辕之歌,有应风雅。这说明他是很看重民歌的。《白马篇》就不离街谈巷说、击辕之歌的质朴,而又文彩斐然,从而形成了刚健质朴的艺术风格。清人方东树评论曹植的这篇诗说:此诗奇警,又说此篇实出屈子《九歌·国殇》。所论极是。此诗不仅节奏张弛有致,篇章波澜起伏,令人奇警,语言也具有奇警的特色。例如,木苦矢何参差的参差,原本是个普普通通的词,本意是长短不齐。可是用在这里就平中见奇,普字生辉了,用来形容射出去的箭纷纷疾驰,络绎不绝,是再形象不过了,怕是难以找到比它更贴切的了。所谓实出屈子《九歌·国殇》,是指篇末所颂扬的英雄的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精神,与屈原《国殇》篇末所歌颂的卫国英雄的子魂魄兮为鬼雄的爱国精神是一脉相承的,都是对爱国英雄的慷慨礼赞。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说过:诗者,根情、苗言、华声、实义,意思是说,诗歌以感情为根本,以语言为苗叶,以声音为花朵,以思想为果实。曹植在其笔下的人物身上倾注了自己的崇高理想和满腔激情,又能从前人优秀的作品和民歌中汲取思想营养和艺术营养,因此才创造出白马英雄这个历久不衰的艺术形象。

 

诗人简介 古诗大全 古诗文 成语大全
李子中文网_古诗词鉴赏及古诗词名句综合性网站,  注:本站内容除注明“原创”外均收集于网络,蜀ICP备19036298号